• 乡村:傻子村医的非凡人生李梅章节

    第2章 我会医术

    回到家里。

    此时李梅的全身不断散发热气,额头挂着汗珠,脸色有些发白。

    “二柱,我好冷,你给我拿条被子。”

    二柱一把拉过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又伸出手摸了摸额头。

    “梅姐,你发烧了。”

    二柱脸色一凝,连忙拿过枕头给李梅靠着,倒了杯水轻轻扶起李梅,喂着她喝水。

    本想找个退烧药,不过想到李梅对药物过敏,只能用其他方法。

    在刚刚的河洛神术中,有一门手法,不需要吃药也能退烧。

    寻思着,二柱便装傻道:“我……我会医术,我……我给你按摩,然后……睡一觉就……好了。”

    李梅难得正色地看了一眼二柱,疑惑道:“还会这个,难道你变傻前是学医的?

    二柱点头傻笑:“是学……学医的。”

    李梅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笑了笑:“那你不要太用力,我怕疼。”

    说实话,李梅并不相信二柱真能将她治好。

    她伸手把另一个枕头拿了过来,垫在了肚子上,然后又把衣服拉得老高,整个后背就这样露了出来。

    她整个人就这样趴在上面,二柱看着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邪火。

    二柱叹了口气,他已经不再是傻子了,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对于这样的场景难免有些把持不住。

    “二柱,开始了吗?”

    李梅有气无力地转过头看着二柱。

    到底靠不靠谱,怎么还站着发呆呢?

    “来……来了。”

    二柱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那股邪火,走到了床边,手轻轻放在李梅的背上,由下而上顺着经脉的位置,轻轻发力。

    “嗯……轻点二柱……疼。”

    李梅发出呻吟声,二柱的手法让她感到有些痛苦。

    二柱嗯了一声,他开始催动河洛神术,真气顺着李梅的经脉,缓缓流了进去。

    一瞬间,李梅松了口气,此时的她感觉浑身舒畅,不再像先前那般难受。

    “二柱,我感觉舒服多了,你真厉害。”

    “二柱,真想不到你还会这个,你以前一定是学医的吧。”

    “二柱啊,你要是不是傻子肯定很有出息。”

    ……

    李梅自言自语的聊着,丝毫不在意二柱有没有回话。

    约莫几分钟的时间,二柱缓缓收回真气,此时的他第一次运功过度,竟是满脸汗水。

    “二柱,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

    李梅看着满脸汗水的二柱,不由得有些替她心疼,她起身拿了块毛巾,把二柱拉到床上,替他擦了擦汗水。

    “二柱,你今天真是让嫂子大开眼界,那肥头那么壮你都能打赢他。”

    “我……嘿嘿嘿。”

    二柱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坐在床边傻笑。

    李梅回床躺下,她侧躺看着二柱,打着哈欠。

    “好困,二柱,我要睡一觉。”

    李梅闭着眼睛,声音越说越小,竟是沉沉睡去。

    看着李梅躺在床上渐入梦乡,二柱松了口气,他刚刚如果没有压下那股邪火,照李梅再这样胡言乱语下去,只怕……

    李梅在石榴村之所以出名,便是因为她不仅长得好看,身材又好,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像某些寡妇一样,丈夫死了便开始偷人。

    村里大把人都把她看做是一朵待采的玫瑰,梦想有一天能亲手摘下。

    摇了摇头,二柱盘腿而坐,河洛神术的运转法门缓缓在他心中升起。

    紧接着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真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方圆附近三公里的真气,竟是直奔二柱而来,缓缓流到他的丹田处。

    二柱想借此机会,一举突破河洛的神术的第二层。

    而他之所以从未修炼,能一举来到第一层,这都是那位河神的功劳。

    传承之时,那条鱼便化为一股极为强大的真气,直接对他进行灌顶。

    二柱正仔细思考着,突然一双脚伸到了他的腿上。

    二柱转过头看着李梅,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时的李梅只不过翻了个身,仍在熟睡。

    或许是因为他刚刚修炼,真气全部涌入这个房间的原因,短短几分钟内,她脸上的疲惫竟是一扫而空,洋溢着微笑,仿佛睡得极度踏实一般。

    二柱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感受到李梅的呼吸极度顺畅,他一定会以为李梅正在装睡。

    二柱将李梅的脚轻轻放下,看着李梅的样子,确认她没醒之后,独自溜了出来。

    二柱先是去了一趟他的房间,将湿了的衣服换了下来,紧接着又回到院子,给自己倒了杯水。

    如今的他身怀河洛神术,别人身体细微部位的变化,他都能通过河洛神术感应出来。

    河洛神术本就是一门无上医术,二柱最大的打算便是用他重返洛家,报当年之仇。

    突然间,院子外一辆摩托车的轰鸣声打乱了二柱的思绪。

    紧接着院子外又传来说话声。

    肥头的声音仿佛鸭子般:“老哥,你可得给我出这口恶气啊!”

    “你看我这手,都骨折成这样了,这以后下地怕是连活都干不了。”

    “你放心,肥头,这件事老子肯定给你摆平,就我那傻弟妹,我一开口,几分钟就能搞定。”

    一道略微雄厚的嗓音传入二柱的耳朵里。

    这不是李梅丈夫的表哥?

    早几年,李梅为了养活二人,找这个所谓的表哥借了一点钱。

    谁知她表哥竟是不顾亲戚之情,出尔反尔,一口咬定她借的是高利贷,想要因此向李梅多要点钱。

    二柱神色变冷,有些懊恼刚刚下手太轻!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