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世狂仙秦南章节

    第10章 公园里发生的一幕

    慕怡宁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地走进卧室,脑海里面现在还在回想今天的事情。

    中午刚来家里的时候被她误解为无耻下流的死变态,而且死皮赖脸投靠她家里,更想要不知羞耻的住在她家。

    而后他自己又说离开秦家是因为玷污自己的后妈,真的是大逆不道!

    她顿时感觉秦南全身充满污秽气息,就把他赶出去了。

    而后她心情烦闷,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想去去晦气。林兮儿她们几个更是想为她出头。结果后边杀出几个歹徒,剧情特么神翻转。最后被打脸的居然是她们,回家之后更是郁闷,搞了半天是自己做错了,误会秦南甚深。

    脑海中投影出,自始至终秦南都未曾真正的看过她一眼,哪怕一眼都没有。更是没有因误会而对自己解释一句话,但她在生死关头,秦南却挺身而出救了她,

    她到现在都没有对他亲自说声“谢谢”,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她真的非常难受,自责。

    “他到底跑哪里去了?真的不回来了吗?”

    太阳正在缓缓落下,秦南双手抱头半躺在公园里的长椅上,悠然自得,这个姿势不要太舒服。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秦南翻过手机一看是罗承安,而后接通了电话。

    “少主,您说的那位女孩信息已经查清楚了,余杭大学,大一三班,流行音乐系。我已经安排好了您的入学手续,今晚送到家里去。”

    秦南回道:“不错,对了,种草药的土地,一定要仔细,最好你亲自去办。务必要适合种草药。”

    电话那头连连应声,秦南挂掉了电话。站起身来,往前走去。

    “呛!”的一声!一道银色匹练扑面而来。

    秦南随身一伸便抓住了一把剑,面色微寒。

    “哎哟,没伤到你吧,孩子?”

    一位中年男人快速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太极服,天庭饱满,眼神泛光,举手投足之间有些韵味。

    旁边跟着一位女孩,目测十七八岁。俏皮可爱,一张粉嘟嘟的小嘴,甚是惹人喜爱。

    秦南见中年男子道歉,正准备挥手走人。

    女孩见秦南没有受伤,秦南抓到的是剑柄。眉头轻皱:“他又没有受伤,道歉就算了吧。”

    听起来就是平时刁蛮任性习惯了,口无遮拦。

    “舒涵不得无礼,剑是你在练剑的时候,没有握紧,甩了出来。虽然没伤到人家,但是人家受到了惊吓是真的。赶快道歉!”

    中年人,一身正气,略微严肃道。

    “对不起!”虽然女孩不大情愿,还是朝着秦南欠了欠身。

    秦南看了女孩一眼,面无表情淡淡说道:“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以后练剑,一定要注意安全,每天经过这里的人流量那么大,很危险。”

    古舒涵听闻,瞬间耍起了脾气微怒道:“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自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无论到哪里,人家都把她当菩萨供起来。什么时候被别人轻视过更何况是教训了。

    中年男子听闻,怒道:“闭嘴!做错事就要道歉。”

    而后又语重心长:“每个人都会犯错,圣人也一样,犯错不可耻,可耻的是没用勇气去承认,更可悲的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秦南听闻,看了男子一眼,点了点头,没用去和女孩争论,有这样的家长一定会教育好孩子的。而后快步离开。

    “真是气死我了,这什么人啊,都已经道歉了,还抓着破事不放,心胸狭窄。要不是父亲在场,她非得猛揍一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看秦南走远,古舒涵嘀咕,一脸不爽的把秦南的人品定义下来。

    “舒涵,你这性格得改一改了,女孩子家家的脾气这么暴躁,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呢。”

    中年人苦口婆心,谆谆告诫道:“认为自己练了点三脚猫功夫,尾巴已经翘上天了吧?你才刚开始修内家拳,内劲都没有,你背后只不过站着我们古家,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要知道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大得多,能人异士及大能者更是数不胜数。你这样的性格,迟早要吃亏的。”

    古舒涵根本把中年人的话当回事。“能人异士?大能者?那家伙根本不可能是。”

    中年人倒是没有反驳,因为,秦南呼吸节奏随意,步伐杂乱无章,更是没有高手所拥有的韵律。不会是武道中人。

    秦南在喧闹繁华的市区里逛了好久,感觉肚子有点饿,而后又在街道上漫步,途经一条较为清净的街道,随便选了一家小吃店,点了几串烧烤,几盘小吃,又要了两瓶啤酒,坐在了外面的露天位置,正吃的不亦乐乎。

    两道人影缓缓而来,正是傍晚在公园练剑的两人。

    中年人看到秦南微笑着点了点头,坐在了烧烤炉旁边那桌的位置上,古舒涵美眸微瞪,没有再理秦南。

    “这家伙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都能遇到。”

    秦南对他们两视若无睹,继续吃烧烤和小吃,时不时地品口啤酒。

    兴许是练剑刻苦,古舒涵点的小吃一上来,就被她三下五除二吃完,又点了些许烧烤。

    很快烧烤也上来了,古舒涵继续她的疯狂大吃事业。

    此时,中年人打算起身买些饮料,刚站起来。

    秦南眼眸微微眯起,细心感觉着什么。

    快速冲到烧烤炉旁,瞬间右手里拎着一个煤气罐就平地升起,而后借力在楼顶一蹬瞬间弹起直入高空,感觉高度还是不够,左手一吸旁边楼顶上的一块砖头瞬间来到秦南脚底,而后秦南再次借力又高高跃起,右手一甩,煤气罐瞬间出去几十米……

    “噹”

    天空亮起一道强光,璀璨异常。

    秦南再次一伸手那块在半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的砖头,再次回到他手中,而后慢慢的落下来。而后又随手扔掉砖头。

    在场的众人,看着那缓缓落地貌似神明的身影,陷入震惊。

    小吃店老板刚才正在烧烤炉旁边的小吃灶上做小吃,突然煤气软管接头破裂,旁边就是烧烤炉,差点瞬间爆炸,他心里非常害怕,差点家破人亡。

    古舒涵和中年还处在震惊之中,他们都是武者,虽然刚开始修炼内劲,但是耳聪目明,煤气软管破裂,瞬间的喷气声,他们听得一清二楚,刚才如果没秦南,他们一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即使中年男子内功深厚也挡不住这个能量爆炸极限。

    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声音略微颤抖:“扶摇而上、飞檐走壁、隔空摘物,这是四品大武师的标志啊。”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