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止于月光时冉谈以舟章节

    第5章 那是一个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时冉举着香槟刚要抬步走过去,侧面忽然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端走了她手里的香槟。

    转头,谈以舟将原本属于她的那杯香槟递还给服务员,然后拿了一杯果汁。

    不由分说塞进了她的手里。

    时冉忍不住抗拒,“哪有人来这种场合喝果汁的啊……”

    谈以舟眉头轻蹙,因为她的顶嘴,眉宇间透露出一丝不满,“你又不会喝酒,逞什么能?”

    时冉轻咬了下后槽牙,知道反抗无果,只能被迫接受,举着果汁想要向刚才看准的地方走去。

    却发现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而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邴倩。

    只见邴倩换了一身较白裙更为庄重繁复的长裙,头发盘得精致圆润,正与那个企业负责人说着什么,时不时捂嘴笑一下。

    双方看着就相谈甚欢。

    然后,她掏出了手机。

    时冉眼尖地看清她手机里展示的东西,瞳孔猛然一缩。

    她竟然也是珠宝设计师!

    时冉转瞬想到刚才谈以舟的行为,心忽然凉了半截。

    难怪他刚才要拦住她上前。

    原来是怕她破坏邴倩的大好事。

    时冉掐了下自己的掌心,疼痛使她清醒了些。

    不,他不会这样对她,她不应该就凭着自己的臆想这样去怀疑他。

    他一向都对她很好。

    下一秒,谈以舟的话无情地打碎了她的自我安慰。

    “宝福不适合你。”

    宝福,就是刚才她想要上前自荐的那家企业,在华国那么多大大小小的珠宝企业中,算得上是排名前十的企业了。

    含金量可想而知。

    这是她来这之前就定下的目标,是她评估了自己目前的实力之后,觉得最能够够得上的企业。

    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她不适合宝福,就差直接说她水平不够,比不上邴倩了。

    她是不是还该谢谢他的委婉?

    时冉张了张嘴,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

    “不适合我,难道就适合她了么?”她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出来。

    她是有些生气的,如果他早知这样,就该早些对她说。

    也好过她一腔期待,却被他亲手浇灭。

    谈以舟无言地瞥了她一下,那眼神里分明写着“当然”。

    一个眼神,就将她击溃得彻底。

    偏偏此时,邴倩还携着宝福的企业代表走了过来。

    “以舟。”邴倩熟稔地跟谈以舟打招呼。

    宝福代表将目光在邴倩和谈以舟之间转了圈,脸上的热情更甚,笑道:“原来邴小姐同谈三少认识呀,刚才怎么没见你提起。”

    邴倩娇羞地眨眨眼,故作玩笑般俏皮道:“我可不想被说成是靠男人才能胜任你们公司的设计师职位。”

    宝福代表哈哈大笑,跟她碰杯,“好,我们公司下个季度秋季的系列就交给你了,我很看好你。”

    邴倩忙作惶恐状喝了口香槟,脸上挂起得体的笑,“是我的荣幸。”

    宝福代表眼神一转,看见了默默站在一边的时冉,见她与谈以舟靠得很近,便试探道:“这位是?”

    “她……”

    “她是以舟的秘书。”邴倩迅速地截过了话头,又像是意识到自己抢了谈以舟的话,略带抱歉地看了他一眼。

    谈以舟一向霸道,被截了话,脸当即沉了下去。

    时冉明白他的性格,知晓他这是要发怒的前兆,悄悄翘起了嘴角。

    心里还在想着,待会谈以舟朝邴倩发怒,她是不是该适当地劝一下?

    谁知,谈以舟沉沉看了邴倩两言,竟是压下了怒意,只闷闷喝了口酒。

    时冉的笑僵在了嘴边,愣神地看向谈以舟。

    余光里瞥见邴倩,她正朝着她的方向,缓缓勾起了唇。

    那是一个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这一刻,时冉仿佛被邴倩踩进了脚底下。

    而邴倩踩踏她的那双鞋,是谈以舟亲手为其穿上的。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