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狱狂龙叶风金缕衣赵婉婷章节

    第十章 将死之人

    赵家老爷子,何许人也?何等身份?

    曾经六部之一的户部尚书,官居两品。

    掌管全国的土地、赋税、户籍、军需、俸禄、粮饷、财政收支等。

    在位期间,又有赵财神的称号。

    后,急流勇退,解甲归田,又投身进入商界,一手打造出了赵氏集团这样的商业帝国,异军突起,并迅速跻身进入世界一百强的行列。

    如今,赵家所掌握的财富,不敢说富可敌国,但放眼整个大夏,那也是位列前三甲的存在。

    为官时,位极人臣;为商时,又能富甲一方。

    纵观赵老爷子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是少有的在官运和商运上,都能亨通的弄潮儿。

    今日,是赵老爷子的八十大寿。

    本就是喜庆的日子,又得到小孙女赠送的一块玉佛,爱不释手。

    而且不是怎的,拿到玉佛以后,赵老爷子的精神头更盛,红光满面,一下子像是年轻了十岁似的。

    又听闻小孙女赵婉婷讲述争夺玉佛的一波三折。

    “这个黑龙王,真是无法无天,连我赵家都敢坑?看来得找个人,去敲打敲打了!”

    赵老爷子记恨黑龙王的反复,同时又对出手帮忙的叶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叶家的那小子么?”

    “当年的那场车祸,闹得沸沸扬扬,我倒是也有所耳闻。”

    “那小子坐了几年牢,反而变得更厉害了,还真是天下奇事。”

    “若真能如此,以后我赵家不成器的小辈,也都丢进监狱锻炼去!”

    于是,赵老爷子亲自执酒,率众走下楼来。

    一来,是他心情大好,再者,也是为了表示感谢叶风出手相救孙女婉婷,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想要亲眼见一见蜕变的叶家小子。

    而与此同时,在见到赵老爷子,竟亲自下楼来敬酒?令一楼大厅里的众人,都是惊愕不已。

    大家想不明白,这姓叶的何德何能啊,能让赵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亲自?

    别说叶风这样的家族弃子,即便是叶家的老爷子来了,那也只有上楼敬酒的份。

    现场,也唯有叶风一人,神色如常,而且观赵老爷子的气色,不禁暗暗摇头。

    原本,老爷子年老体衰,又患有不少慢性病,生命已快走到尽头。

    而今日,又得了玉佛那邪物,邪气入体。

    虽看上去红光满面,但实则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入体的邪气正加速燃烧老人的寿命。

    只不过本人,并不自知,反而感觉良好。

    叶风预估,不出三日,老者必薨。

    “小伙子,你就是叶风吧?嗯,不错,挺有精神的!”

    赵老爷子阅人无数,像他这样的上位者,一般小辈们见了,无不垂首低头,态度紧张又谦卑。

    但叶风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竟宠辱不惊,神态自若,不由得令人刮目相看。

    这下,就连赵老爷子也不禁心中疑惑,好奇到底是怎样的监狱,能劳教出如此人才来?

    “婉婷都已经跟我说了,要不是有你,出手相救,她现在恐怕得出车祸进医院了,连这玉佛也要被那黑龙劫走。”

    说着,赵老爷子竟掏出了随身携带着的玉佛,爱不释手。

    “来,小伙子,我敬你一杯!”

    “多谢赵老。”

    叶风也同饮一杯。

    饮完酒后,赵老爷子又佯装生气的责怪孙女:“婉婷,这就是你办事不周了。今天是我八十大寿,小叶既然都已经来了,为何不请上去,一起热闹?”

    “我请了啊。”赵婉婷委屈苦笑道,“叶先生在这里,正巧遇到了一位同学,要陪同学吃饭来着,所以就没来。”

    赵老爷子笑道:“这有何难?把他们二人都请上来就是了!人多也热闹嘛。”

    赵婉婷笑了笑,她当然也想过。

    不过相比于跟一群陌生人吃饭,赵婉婷觉得叶风应该更愿意跟同学在一起聊天吧?

    所以才没有强求。

    “二位。”赵老爷子再次发出了邀请,“今晚是我八十的大寿,既然都已经来了,就一起上来吧。”

    在场众人见赵老爷子竟亲自邀请,无不羡慕的发狂。

    这份殊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这姓叶的,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啊,也不知道帮了赵家什么大忙,先是赵大小姐,接着是赵老爷子,先后邀请他参加寿宴,这下他总不能再拒绝了吧?”

    “虽然被叶家逐出家门,但却因此抱上了赵家这条大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苏珊在接到赵老爷子的亲自邀请,虽然是跟着叶风沾光,但也是受宠若惊,激动不已。

    先是被赵氏集团破格录取,接着又能参加赵家家主的寿宴,感觉自从见到叶风后,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开了挂一样。

    就在苏珊刚要起身答应下来之时。

    却不料,叶风先一步开口拒绝。

    “不必了。我从不与将死之人,一起吃饭。”

    什么!?

    将死之人!?

    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一变。

    霎时间,鸦雀无声。

    “将死之人……”

    赵老爷子的脸色,也变得阴沉无比。

    “你这话,是指老夫么!?”

    叶风不答,显然是默认了。

    “哼!”

    赵老爷子也不再多言,拂袖而去。

    “臭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老爷子的寿辰,胡言乱语!”

    赵家众人,也都勃然大怒,指着叶风呵斥一番,而后又纷纷随着老爷子上楼去了。

    “爷爷?叶先生……唉!”

    赵婉婷也没想到,事情竟急转直下,变成这样?

    她很想要弄清楚,叶风到底为何说这番话?

    但又见爷爷动了真怒,于是只好先追上去安慰解释。

    哗!

    当赵家众人离开后,现场顿时哗然一片。

    “这小子死定了!”

    “他不会是疯了吧?敢在赵老爷子的寿辰上,说这种话?”

    “万一老爷子真被气出个好歹来,别说这姓叶的,就连整个叶家,恐怕都要跟着遭殃!”

    此刻,苏珊也从刚才的混乱中,回过神来,面露惊恐与不解。

    “叶……叶风……”

    “你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跟赵家有仇吗?”

    叶风笑了笑,“当然没仇,实话实说而已。算了,我们也走吧。”

    二人刚来到外面,立即被两个穿着制服的官差,给拦住了。

    “你就是叶风吧?”

    “刚才有人报官,说你打人,跟我们回去做个调查吧。”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