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婚后新郎真香了!宋蕴蕴江曜景章节

    第10章

    第10章

    大家都在疑惑,是啊,怎么那么巧?!!

    都有事?

    陈温妍也察觉不对劲,如果刚刚是听错,那么现在呢?

    她的目光在江曜景和宋蕴蕴之间来回巡视,想要看出一些什么。

    “宋医生你有什么事情啊?”她试探性的问。

    宋蕴蕴真想直接告诉陈温妍,她是江曜景的妻子。

    然后,让江曜景苦口婆心的去向陈温妍解释。

    但是实际,她不敢。

    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已经失去,去总医院的机会,她不能再丢工作。

    只能缩起头当鹌鹑,“我爷爷叫我回去好像是有急事,我不好不回去,只是没想到江总也有事,真得是太巧了,呵呵——”

    她干笑了一声。

    她想要蒙混过去,江曜景偏要捅篓子,“刚好,我爷爷也叫我,你爷爷住什么地方?我顺路送你?”

    宋蕴蕴脸上的笑,已经快要撑不住,不是极强的控制力,她早就把桌子上的茶杯,砸到他欠欠的脸上了!

    “江总真是会开玩笑,我和你怎么可能顺路?那个我得走了,江总自便。”说完逃似的离开。

    陈温妍有些不安,眼神含蓄的望着江曜景,“你认识宋医生?”

    江曜景神情冷淡,好似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不认识。”

    说罢,便起身。

    陈温妍心里松了一口气,今天刻意把江曜景也请来,就是想在医院所有人的面前,炫耀一翻。

    谁知,搞成这样。

    不过,好歹江曜景来了,大家应该都清楚她和江曜景之间的关系。

    “我送你。”陈温妍跟上,生怕江曜景和宋蕴蕴在外面有什么接触。

    毕竟那晚,是宋蕴蕴。

    走出酒店,江曜景在门口巡视了一眼,宋蕴蕴并不在。

    宋蕴蕴巴不得离江曜景远一点,怎么可能在这里等他。

    早就打车先走了。

    霍勋拉开车门,“江总。”

    江曜景看了陈温妍一眼,说道,“回去吧。”然后上车离开。

    陈温妍目送着车子远去。

    她心里多少有些后悔。

    早知道,当时就直接要婚姻了。

    现在她就是江太太了。

    她什么时候,才能赢得江曜景的心。

    什么时候,江曜景才能看到她的好?然后爱上她?

    江家老宅。

    宋蕴蕴先一步来到。

    江老爷子已经八十多,经历了岁月的洗礼,脸上的皱纹深刻又沉稳。

    他精神不错,那双眼睛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的明亮,但也是透着一股和善的光,关心的询问,“生活的还习惯吗?”

    宋蕴蕴点头,“习惯。”

    让她和江曜景结婚,是她父亲提出来的,众所周知,江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就是江曜景。

    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按照江老爷子对江曜景的好,应该会拒绝。

    即便有人情在,他也可以给别的好处,来说服她的父亲。

    可是,他不但同意,还使用人脉,在江曜景不在的情况下,办理了她和江曜景的结婚证。

    住到江曜景的别墅,也是他主导的。

    到现在,宋蕴蕴都想不明白,江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做。

    “曜景他没有为难你吧?”老人慈爱的问。

    宋蕴蕴真想说,他就不是人。

    可她心里明白,江老爷子虽然对她不错,但是江曜景才是他的亲孙子。

    “没有......”

    她话音刚落,江曜景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江老爷子就数落,“你和蕴蕴是夫妻了,大晚上的,都不在一起吗?蕴蕴都来半天了,你怎么才到?”

    江曜景撇了一眼宋蕴蕴,没接话。

    江老爷子心里跟明镜一样,知道他对这场婚姻的不满,这话,也不过是说给宋蕴蕴听的。

    “今晚,你们就住在老宅,老钱你带蕴蕴去曜景的房间。”

    钱管家恭敬的应声,“是。”

    说完朝着宋蕴蕴摆出一个请的手势,“少奶奶跟我走吧。”

    宋蕴蕴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眼江曜景,他神色冷淡,并未看自己,她悄悄收回目光,跟着管家离开。

    屋子里只剩爷孙两个人。

    江老爷子语重心长,苍老的声音掺了几分无奈,“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有恨,但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该放下了。”

    似乎是想到以前的事情,老爷子的眸色更加的暗淡。

    江曜景坐在椅子上姿势随意,唇角紧抿沉默不语,神色隐秘的也让人猜不透。

    老爷子叹息一声,“让你娶宋蕴蕴的事情,是我答应的,你不要怨我自作主张,我也是为你好,你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虽然蕴蕴父亲用人情要挟,显得不地道,但是蕴蕴是个好女孩。”

    江曜景挑了挑眉梢,尽显冷意,好女孩,能给他戴绿帽子?

    不过他并未说给江老爷子听,那个女人,他一定是要离婚的。

    江老爷子看着他,心里又是一声叹息。

    这个江家,也就是自己的话,他还愿意听一句。

    不然,他恐怕都不愿意踏进这个家门。

    自从他的父母去世以后,他大多是这般沉默,更不愿意回这个家。

    江老爷子也不好对他过于逼迫,无力摆了摆手,“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江曜景起身。

    钱管家正好回来,“少爷。”

    江曜景很淡的嗯了一声,便走出房间。

    钱管家走到江老爷子跟前儿,小声说,“这样能行吗?”

    江老爷子说,“他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是人,难道还能没七情六欲?面对一个漂亮的女人,他能没有一点男人该有心思?没有一点男人该有的冲动?”

    钱管家还是担忧,“少爷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他肯定知道,你是故意让他和少奶奶住在一起的。”

    “两个人不接触,怎么能产生感情?在外面我管不了他,在老宅,他还是肯听我的。”老爷子声音低沉,心里对江曜景更多的是愧疚。

    语气意味深长,“我能有几天的活头,他身边得有个人照顾他才行。”

    “少爷,一定能明白您的苦心。”钱管家扶着老爷子回房间。

    房间里。

    宋蕴蕴被钱管家带到了江曜景在老宅的房间。

    临走时还告诉她,“这是少爷,从小住到大的房间,中间重新装修过一次。”

    这里和别墅的装修风格不同,这间更深沉,主色调是黑与灰,没有一点温馨,充满冷调儿。

    她的目光不经意落到架子上,一个精致的盒子吸引了她的目光,这东西像是女孩子会喜欢的东西和这整间屋子里的风格,显得格格不入。

    正当她想要看看时......

    “你在干什么?!”

    一道冷厉地从身后传来。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