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女帝未婚妻苏润林小晚章节

    第3章

    第3章

    宗人府中。

    “热了!”大学士走后,苏润心情大好!当即腾笼换鸟,把香茗收了之后换成了美酒!

    看着火炉上人气腾腾的烧酒,闻着那久违的酒香,苏润心情异常舒畅,给自己倒了一杯后,送到了嘴里。

    “哈,不错。”苏休品尝美酒,发出畅快的声音。

    想要继续品尝,但却没有,满眼舍不得的将烧酒放到一旁的案板上。

    摇了摇头,道:“生产力太低,一杯酒都是奢侈品。”

    “陛下驾到。”正道苏休感慨之际,陡然屋外李青公公的吆喝声响起。

    惹得苏润一愣,父皇怎么来了?

    他不去陪三宫六院的妃子们,来我这里干嘛?

    看向大门。

    “吱呀!”大门瞬间打开,苏镇、三公及李青几人的身影映入眼帘。

    “参见父皇。”苏润躬身跪地,高呼不止。

    “嗯!”苏镇闻声,环顾四周简朴的环境,苏润虽然叛逆,但却比皇子都要节俭。

    自从5岁开始独立生活后,从来不会去找其母妃要钱。

    其他皇子都有母亲资助。

    不要忘了,皇子们可是要用月奉养十个宗卫的。

    再一看低头的苏润,刚有些宽慰的心头,瞬间一股莫名火涌出。

    怒道:“你起来吧。”

    “谢父皇!”苏润闻声,这父皇怎么回事?

    又发火?

    站起身来,看向苏镇,躬身道:“不知父皇摆驾宗人府所为何事?”

    “有何事?”苏镇冷冷的瞥了一眼苏润,目光流转。

    凝视案板上的酒盏,还有那被烧残的卷本书籍!

    怒道:“想不到你这禁足的日子过得还挺不错的,这京城一杯难求的琼浆玉露都到你这里了?”

    说着,苏镇眼中怒火更盛,如今一看苏润是把钱放到了这享乐之上了。

    “嗯?”苏润闻声,原来是因为这个,但面上不仅不慌,反而端起酒杯递给苏镇,道:“父皇,天寒地冻,您先暖暖身子。”

    “嗯?”苏镇面色严正,看了看酒杯中的酒,一股酒香传来。

    看似面无表情,但其实心中还是有几分期待。

    苏镇圣皇,勤俭节约,这琼浆玉露面世一年多了,自己只喝过一次。

    一副不情愿的接过酒杯,道:“就算你孝敬朕的。”

    说着,猛地灌入口中,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一旁的三公静静的看着,微微有些羡慕,他也只是喝过一次。

    还是一小盅,没有眼前的杯子大。

    “我...”苏润微微张大嘴巴,看着一杯酒就这样没了,心中哀叹。

    一小盅十金,这里是十盅,是百金啊。

    这是酒窖中的最后一杯了,眼下冬季,没有粮食可酿了。

    不敢多言,只能悻悻的看着。

    “说说吧!”苏镇品尝一番,随即开始忙正事。

    走到一旁坐下,看着低头的苏润道:“宫学学士考核,你做的诗句从哪里得到的?。”

    “交代出那人,你就不用禁足了,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一旁明向文三人也是好奇看去。

    “嗯?”苏休闻声,感受四人目光,直觉莫名其妙。

    谁给的?难不成我说是黄巢给的?

    砸吧咋吧嘴,道:“是皇儿自己做的。”

    “你做的?”苏镇冷笑一声,很是不屑。

    看着苏润不自然的表情,显然已经被那些人迷惑了。

    道:“说,老实交代,朕恕你无罪,不说,那可是杀头大罪。”

    “杀头?”苏润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镇,开口道:“本来就是皇儿做的啊!”

    “今天你必须说。”苏镇怒发冲冠,居然还在隐瞒那人?

    “哎!”明向文三人摇了摇头,六皇子被迷的不轻啊。

    “六皇子,你就说说吧。”李青一看皇上震怒的模样,劝解道。

    再不说,那就真的要出事了。

    “那本来就是我做的啊!”苏润理所当然,感觉一切都莫名其妙。

    “你做的?”苏镇微微一惊,怒喝道:“那可是反诗!”

    “反诗?”苏润眉头一挑,意识到重点了,笑对苏镇道:“父皇您只说诗才,又没有说内容。”

    “我...”苏镇哑然,但气不打一出来,道:“那你再给朕作一首,别说一首,做出半首,朕许诺你一个要求。”

    “嗯?”明向文三人闻声,也是期盼,如此诗句,皇子能做出?

    只要六皇子做不出,那就说明是有人告诉过他。

    “我...”苏润闻声眉头一挑,答应我一个要求?

    淡淡一笑,佯装沉思模样,走了两步,道:“《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通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嗯?”话落,岑玉堂四人纷纷双眼鼓瞪,难以置信的看向看着。

    千古名句,绝对的千古名句。

    但反意更大。

    皇子怎么可能做得出?

    几人下意识的吞咽口水,一时间手足无措。

    一旁的苏镇沉浸在诗句中,做诗之人其心可诛啊。

    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再来一首吧。”苏润看着几人木楞的表情,生怕几人还以为自己背后有人。

    尤其是自己父皇,他可是答应了自己一个要求。

    继续道:“名字还没有想好。”

    “卢花丛中一扁舟,俊杰曾在此中游。义士手提三尺剑,反时必斩逆臣头。”

    “如何?”苏润做完,不由看向三人,如果还说有人,我只能交代黄巢和吴用了。

    你们自己去找吧。

    “我...”苏镇气息明显变粗,这诗句更加直白。

    俨然是民间游侠之类的才子所作,一旦流入民间势必会引起一定的反响,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真的是你做的?”苏镇依旧感觉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不学无术的老六吗?

    如此轻易的就做出了诗句,太快了。

    “是的!”苏润点点头。

    得到了肯定答复,明向文三人直觉是幻觉。

    眼前的润王必定是千古才子,否则不会如此。

    但必须纠正其价值观,否则未来不敢想象。

    “殿下,您可知诗明志,代表的是人的志向...”明向文开口。

    “那有那么复杂啊!”苏润打断明向文的话,开口道:“反诗能做,其他诗句也能做。”

    “嗯?”岑玉堂、许良策、李青几人惊讶的看着苏润,充满了期待。

    “大言不惭!”苏镇一脸不屑,但依旧掩盖不足双眸中的兴奋。

    如果苏润真的能做出,那就说明苏润乃是大才,绝对的大才。

    自己的儿子是大才,能不开心吗?

    冷声道:“做两首听听。”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