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下未婚妻是真大佬叶凝薄寒年章节

    第2章

    第2章

    气氛瞬间安静。

    “说什么呢?薄寒年的未婚妻不是......”老太太话说一半,猛地站起来,“对啊!跟薄家订了婚约的是叶凝,如今叶凝回来了,你就不用嫁给薄寒年了。”

    世人皆知,京都第一大豪门的薄家七少爷薄寒年纨绔不化,整日里不务正业,是个实打实的废物。

    但薄老爷子却十分疼爱他,尤其是,两年前,薄寒年救了薄老爷子,成了残废,老爷子就更加溺爱他了。

    而他也越来越变本加厉,拿着薄老爷子的钱四处挥霍。

    可不知怎么的,前一段时间,薄家突然来人,说叶家的大小姐跟他们订了亲,要他们履行婚约。

    叶家的大小姐,不就是叶雪吗?

    叶老太太当时就急了,虽然叶家跟薄家不在一个高度,可叶雪是她从小培养起来的,将来势必要让她嫁一个更优秀的人,能带领叶家走上另一个高度的。

    薄寒年虽然受宠,可他没有实权,手里的钱还是他父母和薄老爷子给的。

    要知道,钱是会花完的,坐吃山空以后,那就只剩下吸叶雪的血了。

    老太太自然不肯,但薄家有婚约,他们悔婚也说不过去,所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办法,看怎么才能完美的推掉这门亲事。

    如今叶凝回来了,婚约就不用推了,反正叶凝只是个乡下女生,配薄寒年那个残废正好,叶家还能因此跟薄家成为亲家,一举两得。

    想到此,叶老太太立刻说道,“我同意叶凝回来了,你们回去教教叶凝规矩,一个月后要跟薄寒年订婚,最好不要在订婚宴上丢我的脸。”

    叶向坤和温舒情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太太。

    他们还没从刚刚叶雪的话里回过神。

    很快,叶向坤猛然抬头,“什么订婚宴?跟薄寒年订婚的不是......”

    “叶凝是叶家的大小姐,跟薄家有婚约的是她,她回来了,自然要履行婚约。”

    闻言,温舒情拧了拧眉,随后看向叶凝,有些心疼。

    她这个婆婆打的什么算盘,太明显不过了。

    怪不得会如此轻易的同意叶凝回来,这是不安好心啊。

    谁不知道薄寒年是个残废?

    她当时还不想让叶雪嫁给薄寒年呢,如今却要叶凝嫁过去。

    “我不同意!”叶向坤低吼,脸色难看的很,“跟薄少订婚的明明是叶雪。”

    “爸爸,不是我不想嫁给薄寒年,只是姐姐才是叶家的大小姐,若是我嫁过去了,薄家日后发现了,会怪我们骗他们......”叶雪的话模棱两可,她微微垂下的眸,闪过一抹算计。

    “对!”叶老太太立刻点头,“薄家我们惹不起。”

    “你们!”叶向坤气的脸色涨红。

    老太太却不愿意搭理他,而是看向叶凝,“你要想回叶家,就必须跟薄寒年订婚。”

    叶凝抬头,对上叶老太太的视线,清魅的瞳孔微光凌凌。

    半响,她红唇轻启,嗓音悠然,“行!订婚!”

    叶家,她得回!

    至于婚约——叶凝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她这次回来叶家,正好要顺便退了和薄寒年的婚约。

    从叶家老宅子出来,叶凝就跟着叶向坤和温舒情回了他们自己的家。

    早在八年前,叶向坤就被老太太赶出了老宅子,如今他们一家人住在离市区偏远的锦绣小区。

    小区有点老旧,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墙壁都在掉皮。

    叶向坤一家居住的是小三居。

    叶凝跟叶向坤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卧室。

    今天刚到家,行李都还没有整理。

    刚进卧室,一阵敲门声响起。

    她起身打开门,门外叶向坤和温舒情欲言又止的。

    “叶先生,有事吗?”叶凝让开身,让叶向坤进来。

    “是有点事。”叶向坤抿着嘴,不知道怎么开口。

    “什么事,您说吧。”叶凝把椅子拿给叶向坤,自己则站在一边。

    “我想替你把婚退了。”

    叶凝抬了抬眸,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温舒情走过来,拉着叶凝的手坐在床上,轻声解释,“是这样的,你爸爸是觉得婚姻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而那薄寒年是个残废,你嫁过去,就得照顾他一辈子,他想让你找一个人品好,对你真心实意,一辈子护着你的人......”

    温舒情顿了一下,继续道,“但这桩婚姻,毕竟是你母亲订下的,我们还是得问问你的意见。”

    虽然她跟叶凝没接触过,但她心疼叶凝。

    薄寒年不是良人。

    哪怕薄家有钱有权,又怎么样呢?

    那就是一个火坑,跳进去,叶凝一辈子就毁了。

    叶凝打量着温舒情,清冷的脸颊上露着浅浅的笑意,“恩,是打算退婚的。”

    温舒情是叶向坤的第二任妻子,也是她的继母。

    跟她短暂接触的这几个小时,她并不觉得排斥。

    她也看得出来,叶向坤和温舒情是真心为她打算的。

    “那就好!”叶向坤激动的站起来,“我马上就联系薄家退婚。”

    青峰山。

    山林深处的无名碑前,三道身影矗立着。

    最左边的穿着一身潮服,带着耳钉的男人侧首看向身侧身材修长的男人,“薄爷,都两天了,那个女生也没来,估计是不会来了,我们还是走吧。”

    “再等等。”中间的男人,狭长的眸子看着眼前的无名碑,墨色的瞳孔下潋滟着一层光。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碎发遮挡着他半边眼睑,那张精美的俊脸带着一丝桀骜的冷峻。

    他就是被叶凝救了的,薄家的废物七少爷。

    薄寒年!

    而最先说话的那位,是京城排名第三的萧家小少爷,萧衍锦。

    “别等了,再等下去,你和叶家大小姐的订婚可就错过了。”萧衍锦摸了摸耳垂,低笑道,“这叶家大小姐可是榕城的才女,又是和你从小订了婚约,你爷爷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订婚宴一定不能出差错。”

    薄寒年冰凉的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叶家还没退婚?”

    “薄家可是京城排名第一的家族,叶家敢退婚吗?就算你是废物,是残废,叶家也不会退婚!别说你还不是残废!”

    这要是给叶家知道薄寒年不仅仅不是残废,更不是废物,能退婚才怪!

    “哦。”薄寒年眸色暗淡。

    不退婚!

    就不好玩了!

    一看他这样子,萧衍锦就知道自己说了半天,白说了。

    他也干脆不再提这个话题,“既然等不到你的救命恩人,我们就走吧,等找到我小师姐,也能救寒云。”

    薄寒年眸光微转,给了他一个眼神,“你小师姐?你确定有这么个人?”

    萧衍锦被怼的一口气卡在咽喉处,上不来下不去。

    好半天,他才气呼呼的道,“当然有!我小师姐人美心善,尤其是她的医术,医死人肉白骨......”

    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薄寒年右侧的人打断,“萧少,你不知道名字,不知道长相,连去你师门的路都不记得,还把她吹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你这小师姐是梦里得来的吧?找她看病,还不如等黑盟那边联系神医鬼魅。”

    还医死人肉白骨?

    医学研究院的那些教授都不敢夸下这种海口。

    萧衍锦激动的叫道,“你放屁!我小师姐才不是梦里得来的,她是真实的,真实的!再说了,那神医鬼魅神出鬼没的,为人怪癖,看病全看心情,我们都找了这么久了,也没点消息,说不定人家压根不接单。”

    “我怀疑他根本就不行,医术还不如我小师姐呢!”

    这个没见识的!

    她小师姐岂是他这种凡人所能理解的?

    虽然当初在师门,小师姐从未提及过她的名字,而如今又过了十年,小师姐和当年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

    但他相信,只要见到小师姐,他一定能认出来。

    “行行行,真实的。”秦枫不想跟萧衍锦再争执,主要这人对他的小师姐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执念。

    薄寒年侧眸瞥了眼他们俩,随后收回目光,对着无名碑鞠了一躬,随之转身,“走吧。”

    “薄爷,去哪?”秦枫问道。

    薄寒年唇角勾了勾,“去榕城,让我的未婚妻退婚!”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