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世求生笔记张牧风爱丽丝章节

    末世求生笔记第1章 活死人岛

    张牧风流落在这荒岛,已经整整174天了,时间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算短。

    只是,他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在通讯如此发达的年代,在卫星定位如此精确的今天,为何迟迟等不来救援?

    难道整个世界,都把他们遗忘了?

    在“翱翔号”巨轮触礁沉没的时候,幸存者不止他张牧风一个人。

    乘客连着船员总共四百七十一人,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大难不死,乘坐救生艇漂流到了这座荒岛上,只是在随后的日子里,一种可怕的瘟疫在幸存者之间蔓延开来。

    染上瘟疫的人,先是体温迅速升高,烫得像一块木炭,人跟着失去意识,接着72小时内先后死去。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在死去没有多久,又“复活”了。

    死人不可怕,活过来的死人才可怕。他们丧失了人性,对血肉充满了狂野的欲望。

    张牧风冷眼旁观,毛骨悚然,为求自保,选择了离群索居,在一个深夜,悄悄离开了队伍。

    作为翱翔号上的一名水手,他很同情大家的遭遇,毕竟只是一趟跨越太平洋的旅程,却迎来这无妄之灾。

    但是,他更对迟迟等不来的救援,咬牙切齿的怨恨。

    “总不能形单影只,面对一群染上瘟疫的人,一直老死这座无名荒岛上吧?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回家!”

    他打定了注意,就算扒了一层皮,也要离开这座恐怖的荒岛,当夜趁着月色,来到沙滩上,着手准备一切。

    作为常年漂泊在海上的水手,他知道就这几天,就要刮起吹向我国沿海的夏季风了,届时洋流也和风向保持一致,顺风顺水,极有可能回到家乡。

    退一万步,就算回不去,最终活生生地渴死饿死在大海上,也总比每天提心吊胆,躲着那群染上瘟疫的人强。

    沙滩上一人也无,只有海风吹拂椰林的声音,波涛一样响个不停,在夜里就算遭遇那群人,也容易逃跑。

    救生艇拴在岸边的礁石上,随着海浪起伏不定,张牧风左右看了看,谨慎地走近救生艇,里面有一堆丢弃的衣服。

    他从中拿起一件,用潜水刀割成一条条,然后铰成绳子,两头绑上,结成一个一尺来长的绳套,来到椰树林中。

    林中静悄悄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将绳套套住脚板,双手抱着椰树,蹭蹭蹭地往上爬,爬到树顶,将椰子一串串割下,抛了下去。

    海上航行,至关重要的是淡水。椰子汁不但能代替淡水,椰肉也可以充饥。

    张牧风割光了一棵椰树,又换另一棵。必须抓紧时间,太阳出来后,就没有那么安全了。

    幽深的椰林中,只有他一个人忙碌的身影,到了半夜,割下来椰子也有上百颗了。

    他擦了把大汗,只觉脚酸手软,疲惫之极,但不敢喘歇片刻,将椰子都搬上救生艇,来来回回十几趟,终于全部搬空。

    “嗬——”

    他吁了口大气,擦了擦满头的大汗。

    眼前的救生艇为半封闭式,具有自行扶正功能,定额二十人,在艇首、艇尾各设有三米多的固定刚性顶篷,可以遮风避雨。

    美中不足的是,只能靠人力划动,要是竖一个风帆,那就更完美了。

    他抬头看了看西斜的月亮,快步走向远处的丛林,动作麻利一点,时间还来得及。

    丛林里树影斑驳,他挑了两根富有韧性的粗大树枝,正要动刀,忽听嚓嚓嚓的脚步声响起,差点和心悸相混淆。

    一高一矮两道黑影走进丛林,张牧风从大树后偷偷观察,高个黑影一头黄金似的头发,是个西方女人,走路姿势怪异,眼睛浑浊,就像半盲之人,月光透过枝叶,照在她苍白的脸上,宛如一具僵尸,鬼气森森。

    张牧风心中发毛,再看那矮个黑影时,见她亦步亦趋,是个八九岁的女孩,忽而一呆,女孩儿眼光明亮,步伐自然,似乎并没有染上瘟疫。

    好奇像猫爪子一样挠着心窝。

    张牧风捡起一块石子,照着那女孩肩膀扔了过去,女孩转过头来,两道清澈的目光在他身上滚了滚,张牧风手指竖在嘴唇上,作了禁声的动作。

    女孩儿会意过来,瞧了瞧西方女人的背影,踮着脚尖来到大树后,低声道:“哥哥?”

    张牧风又是一喜:“她能说话,那就是健康的。”心中疑团却是更大,说道,“她怎么不咬你?”

    女孩儿也是一头金发,但眼睛黑漆漆的,看起来像是个混血儿,长得甚美,回答说:“她是我妈妈呀。”

    张牧风大惑不解:“那其他生病的人呢,他们也不咬你?”

    女孩儿点点头:“是呀,谁都不咬我。”

    张牧风瞪着眼睛,百思不得其解,那些死去又复活的人,像野兽一样见人就咬,为何单单不咬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歪着脑袋:“爱丽丝。”

    张牧风正色道:“爱丽丝,你听我说,这个岛上的人都染上了瘟疫,你留在这儿只有等死,哥哥带你……”

    张牧风话没有说完,爱丽丝连连摇头:“不,我要跟着妈妈。”一句话说完,转头就走。

    “站住!”张牧风连忙伸手阻止,刚一抓到她的手,忙不迭的松开,女孩儿体温吓人,不由心中一寒,“她,她也染上了瘟疫,只是还没有发作。”

    爱丽丝蹦蹦跳跳出了丛林,留下张牧风一个人发呆,过了一阵才回过神来,三下两下砍下树枝,扛着回到救生艇,扎成十字架,绑上雨衣,竖立在救生艇中间的钢架上,一切忙完,太阳已从海底钻出了半个脑袋。

    便在此时,猛听几声嚎叫,丛林里冲出一群人,朝他狂奔过来,张牧风大惊,手忙脚乱去解缆绳,越是着急,越是解不开。眼看人群越奔越近,一颗心都快跳出胸腔了。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哥哥你别怕,我拦着他们!”

    张牧风百忙之中抬头看时,爱丽丝斜刺里冲上来,张开手臂,拦着人群之前。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