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许一诺陆一凡章节

    第9章 这夏剑我不要了

    刘露坐上我爸爸的宾利,还嘚瑟的看我一眼,才关了副驾的车门。

    我心里顿时被堵了一口气。

    夏剑那夏剑目送着我爸爸的车远去,才回头对我说:“老婆,走,我送你。”

    我冷漠的看他一眼说,“我自己有车,不需要你送。”

    夏剑立刻涎着他的那张脸,看着我说:“老婆,你究竟怎么了嘛?人家都说夫妻吵架没有隔夜仇。你从昨晚起,就一直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心里委屈死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老公陪你吗,走,今天就送你去你爸爸的公司,然后,我再去上班。”

    我不由在心里叹息一声。

    想着现在还不是和夏剑翻脸的时候,就“嗯”了声。

    夏剑立刻谄媚的将他的车门打开,还用手早着我的头,一副二十四孝的好男人样子。

    我想起他昨天在医院也是这样让刘露上的他的车,心里顿时恶心的要命。

    路上,夏剑突然对我说,“老婆,我妈昨晚到我们家了。”

    我心里顿时一个“寒颤”。

    想起每次夏剑他妈来我们家,在我面前摆起的那副“皇太后”样子,我就心里特别不舒服。

    夏剑他妈总觉得他儿子从他们那个山旮旯,考上省城最好的大学,还留在了省城工作,简直出息的不得了。

    她觉得,她儿子那么有出息,谁嫁给他,都该把他像皇帝老儿一样伺候着。

    我第一次被夏剑带回他们的家,她就嫌弃我不会做农活,连韭菜和小麦苗都分不清。更嫌弃我,做不了一桌子的菜。

    她对夏剑说,儿啊,人家娶个XF可以伺候一家人的吃喝拉撒,你看看你找的这个女人,除了长的漂亮,简直一无是处,以后,你娶了她,你还的像祖宗一样把她伺候着。你条件这么好,要在我们这里,你想娶什么样的XF没有呀。

    我当时要不是爱夏剑爱的要命,恐怕当场掉头就走了。

    现在想想,那时自己人真傻。

    人家都说买猪看圈,找对象看他的原生家庭。

    可是,我当初硬是脑袋被门夹了,非夏剑不嫁。

    我爸爸和我妈以死相逼,甚至断了我所有卡上的钱,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这个夏剑,后来,我爸妈迫不得已,看我死了心要嫁,只好依从了我。

    想到这里,我不由泪光闪闪。

    我怕夏剑发现,赶紧悄然的把眼泪擦干,问他:“你妈昨晚就来了,你怎么这会儿才给我说?”

    夏剑立刻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掌心说:“老婆,我看你昨晚特别不高兴,知道你和我妈互看不对眼,怕你心里更不舒服,所以,我就没有给你说。”

    我“哦”了一声,心里当即就知道,我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因为,每次,夏剑妈来城里和我们一起住,总是在我身上鸡蛋里挑骨头,看哪哪都不顺眼。

    尤其是这两年,看我和夏剑结婚三年了,还没有给他们老夏家生个一儿半女,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如同看狗粪。

    以前,我看在夏剑的面子上,想着不管怎样,她都是夏剑妈,我就尽量不和她计较。

    在她面前受了气,心里不舒坦了,我就去找我的闺蜜顾北倒苦水,然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

    可是,这次,夏剑妈要是再向以前那样对我,我肯定不会再当包子了。

    她的那个夏剑儿子背叛了我,我现在也不爱了,我用不着再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受气了。

    我当时就腹诽,这次,只要夏剑妈再挑战我的底线,我绝对会把新账和老账一起和她算算。

    真够晦气的,昨天在医院看见夏剑和我小妈刘露搞在一起,今天又听他说他妈来了,我的心里顿时就像一盆熊熊燃烧的怒火。

    车子到了我爸的公司,夏剑还是学以前一样,很殷勤的下车给我拉开了车门,用手护着我的头,让我下了车。

    看的那时正来上班的员工都“啧啧”的赞叹,说老板的女儿命真好,投胎长了眼,现在找老公也是眼睛擦的雪亮的,找了这么好一个男人。

    他们哪里知道我的苦衷,这男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看走了眼。

    我看着刘露从我爸爸的车上下来,春风得意的拿她的那双狐媚的眼睛朝我和夏剑看。

    我当即就想好好恶心这个女人一下,就和夏剑特别恩爱的“吻别”了。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贱女人眸子里露出的不甘。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心里就特别舒服。

    这夏剑我不要了,但是,还是要配合你们这对狗男女,先好好表演表演。

    我跟在我爸爸和刘露那个见人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

    我爸爸在他的老板椅子上坐下后,问我,诺诺,你想干什么工作呢?

    我想着刘露在家里说的她要给我爸爸当生活秘书,给她端茶递水,天天围绕着我爸爸转。

    我知道这女人的奸计,知道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在我爸爸身边,目的就是结识我爸爸认识的重要客户,老板,另外就是在公司树立她的威信,拉帮结派,为她掏空我们许家的公司做准备。

    于是,我看着我爸爸说,我做他的特助吧,还故意强调,这可是我妈一直的心愿。

    我从高考后,我妈就在我的假期,安排我跟在她和我爸爸身边学习。

    大学毕业后,也一直让我去公司工作,做他们的特助,说这样,就可以早日熟悉我们家的家业,今后好接他们的班。

    可是,我那刻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想靠自己闯一番事业,想活的硬气点。

    结果,我不顾我爸妈的阻拦,去了一家广告策划公司,每天把自己累的像狗不说,好多生意还是仰仗我爸爸的人脉才做成的。

    这社会,白手起家真的是太难了。

    后来,由于夏剑他妈老是催我生孩子,我就只好回家养身体,结束了我的职业生涯。

    刘露听见我说要做我爸爸的助理,她当时就不满的看我一眼:“诺诺,你这是故意的吧,我这刚做了你爸爸的生活秘书,你这又要做他的助理?”

    我挑衅的看她一眼:“我高兴,这是我爸爸和我妈一起创建的公司,我妈把她的股份全部给了我,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股东!”

    刘露顿时气恼的“哼”了一声。

    我爸爸只好为难的看我们一眼,道:“露露,诺诺,这是公司,你俩要是在这里学在家里一样斗气,就都给我回去。”

    刘露一听,马上服软的讨好我爸爸说:“老公,我错了,我刚才只是觉得你身边一下子添两个人,人家别的员工会怎样看你?”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