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巴娇妻:偏执陆少吃醋999次程十安陆如是章节

    第9章 他在生她的气

    程十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沐三月忽然平平摔倒下去。

    “砰”的一声,她的身体重重撞上满是酒水蛋糕的长桌,噼里啪啦一阵响,沐三月和桌子一起摔倒在地。

    四下响起尖叫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沐三月额角磕破了,血迹顺着白皙的脸庞流了下来,她的妆也花了,礼服也乱了,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这是怎么了?”

    “快去叫医生!”

    几个女孩子抢先赶过来扶起沐三月,其中就有程青瑶。

    还没查看沐三月的伤势,程青瑶先开口指责上了程十安:

    “程十安,你推三月干什么!”

    沐三月无力靠在程青瑶身上,似乎快要昏过去了。

    “三月哪里招惹你了?你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你也太过分了!”

    帮忙的几个女孩子也跟着附和起来:

    “她怎么教养这么差?”

    “看样子传言都是真的,攀附上陆家就忘了自己的出身。”

    “不过她这样可是在给陆家丢脸啊……”

    程十安咬着唇,想要解释,但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看也是,又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带出来可不就是惹麻烦吗?”

    “程太太也太可怜了,虽说是个后妈,但有求必应,结果就养出这么个东西。”

    “我听说她母亲早早就去世了,恐怕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是个这么没教养的。”

    这一句句话,如同针一样,一下下用力且尖锐的刺向程十安。

    程十安目光陡然冷下去,望向人群中那个提及她母亲的人。

    对方骤然跟程十安的视线对上,忍不住讪讪闭了嘴。

    人群外,在轮椅上端坐着的身影,从闹剧开始就没有动过。

    陆如是跟合作伙伴谈完合同,转过头来,正好看到沐三月摔倒的那一幕。

    以外人的角度来看,好像是程十安伸手将毫无防备的沐三月推倒,但是从他的角度,看到的却不同。

    但是他始终没有上前替程十安解围。

    陆如是目光凉凉,掠过那个看起来无辜可怜的背影。

    他回过头来,继续跟合作伙伴说话:“那笔投资,如果你能拿出成效,我可以接受。”

    合作伙伴愣了一下,不明白陆如是为什么看到程十安被围攻,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但利益在前,他立刻接起了陆如是的话:“当然,我们已经会让您满意,至于详细内容,请您花些时间再听我说一说……”

    “愿闻其详。”

    ……

    大多数吃瓜群众并没有注意到远处的陆如是,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程十安身上,但始作俑者程青瑶却暗中观察陆如是很久了。

    从人群的缝隙间,程青瑶注意到陆如是甚至都没有给程十安一个眼神,心中顿时得意非常。

    她放开沐三月走到程十安跟前,鼓足气势,厉声呵斥:“给三月道歉!”

    程十安盯着程青瑶看了一眼,慢慢比起手势:“我没有做错,她不是我推的,所以我不会道歉。”

    “姐姐,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当大家都是瞎子吗!”程青瑶向前紧逼两步,拧着眉,故作难受状::“姐姐,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母亲耿耿于怀,但有什么事我们私底下解决。三月是我的朋友,她是受到了我的牵连才会这样,你要是想要泄愤,可以冲我来,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一番话说的楚楚可怜,不明就里的人自然会想当然地认为是程十安在刁难程青瑶,因此牵连到了她的朋友。

    而此时,沐三月恰到好处的清醒了些许,她握住程青瑶的手,虚弱低语:“青瑶,这不是你的错。”

    程青瑶也反握住她的手:“不,三月,姐姐怨恨的是我,本来该受伤的是我,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的……”

    这一场戏极具感染力,周围众人纷纷看不下去了。

    “明明程十安才是动手的人,你们两个都没错啊。”

    “就是,该道歉的是程十安,你们也太善良了!”

    “程小姐,你该不会仗着是陆少夫人就这么嚣张跋扈吧,打了人也不道歉?”

    “要么道歉,要么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众人纷纷开始逼迫程十安,一声声地逼着她赶紧道歉,并且从这里滚出去。

    上演姐妹情深戏码的程青瑶和沐三月,忙里偷闲还不忘关注程十安的窘态。

    但让她们不悦的是,程十安的脸色虽然不好,却完全不见慌张愤怒,她只是淡定地站在那,用手语向众人快速地解释着。

    只可惜,这里并没有人懂得手语,更加没有人有那个耐心关注她到底说了什么。

    “怎么推了人还有这么多话?”

    “你说什么我们看不懂,我们就是要一个道歉!”

    “你到底道歉不道歉?!”

    突然,不知道谁从背后推了程十安一把,她脚下不稳,一下子直直摔倒在地。

    “啪”的一声,她正好倒在一堆碎瓷片上。

    手掌和手臂都被碎瓷片划破,鲜血直流。

    白皙的皮肤,鲜红的血迹,强烈的颜色对比极其刺目。

    众人的声音顿时消减下去。

    大厅中一时气氛凝重。

    “你们在干什么?”

    男人沉冷的声音突兀响起。

    众人精神一振,纷纷转头看去,只见陆如是冷着脸,转动轮椅,慢慢走了过来。

    程青瑶和沐三月心里都跟着慌了一下。

    难道陆如是其实在在乎程十安的?

    不,不可能,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婚礼上,陆如是作为新郎没有出现?

    连婚礼都不在乎,怎么可能会在乎新娘呢!

    但是他此刻的脸色可不怎么好,他是来替程十安撑腰的吗?

    程青瑶心中惶惶不安,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如是越过现场所有人,来到摔倒在地程十安面前,向她伸出手去。

    “起来。”

    陆如是声音沉沉的,听不出喜怒。

    程十安抬起头看他。

    他的神色冷冷的,好像是在生气。

    他在气什么?气别人欺负自己吗?

    肯定不是,不然他不会现在才过来。

    是气她给他丢人了吧?

    程十安想到这里,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