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欲池少掌心的小暖妻又在虐渣了贺霓歌池斯祟章节

    第4章:我只馋你一个

    老爷子虽然心里还是觉得奇怪,但好歹是决定暂时给贺霓歌这么一个机会。

    如果这丫头真能清醒过来,好好和池斯祟相处,那固然是再好不过……

    贺霓歌在想了又想之后,决定主动出击。

    那两个人肯定也已经等不及了,与其等着他们出招,不如引他们上钩……

    电话打到贺月歌那里,接通之后,她极为惊喜:“姐姐,你是不是原谅我了?今天我真的没有想要挑拨离间的意思,一直以来……”

    贺霓歌淡淡道:“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那么做是不是为了在池斯祟面前演戏啊?”

    贺月歌满怀期待地问。

    “你觉得呢?”贺霓歌低低笑了笑,意有所指,听起来好像真是这个意思。

    这让贺月歌很是兴奋,果然没错!

    她就知道!

    贺霓歌这么蠢,不可能突然间就变聪明!

    但那又怎么样,今天贺霓歌竟然在池家那么多人面前不给她面子,还让人将他们赶出了池家所在的别墅区……

    这个委屈,贺月歌才不会咽得下去,一定要让贺霓歌复出代价!

    贺月歌话锋一转,娇滴滴的说:“姐姐,你和苏微岸今天正好也有些误会,不如明天咱们出来见一面吧,把这些误会都解释,顺便讨论接下来的计划该怎么进行?“

    “可以。“

    “姐姐,你明天可一定要准时到哦!”

    贺月歌,会给她设下什么样的陷阱?

    呵……她如今对贺月歌所有的心思,几乎一眼就能看透,既然贺月歌这么迫不及待,那明天就好好给她上一课。

    让她知道,现在的贺霓歌……

    早就不是过去那个任他们宰割,随他们欺骗的傻子!

    ……

    第二天,贺霓歌正好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按照时间出门去和贺月歌见面。

    而她出门的消息,很快就通过秘书传到了池斯祟的耳朵里。

    “老板……霓歌小姐去和贺月歌见面了。”

    池斯祟死死捏着手里的钢笔,神情越来越暗,深不见底的眼眸里,仿佛正在酝酿可怕的波涛风暴。

    “她又骗我……”

    咬牙切齿,声音里有着可怕的力量,足以摧毁这世间的一切。

    这样的池斯祟别说是别人了,就连在他身边工作许久的秘书都不由得有些心悸。

    直到半晌后,那些让人胆寒畏惧的气势骤然间消失,他施施然起身,语气里已经听不出半分情绪:“备车,我倒要看看她们今天见面有什么样的目的。”

    秘书很清楚,这只是老板将所有的情绪都刻意收敛,压抑了起来,只等爆发的那一刻……

    贺霓歌小姐……危矣……

    京都商厦。

    在整个京都最为高档,销售额连年占据全球前列的大型商场门口,她们约好了见面。

    一看见贺霓歌,贺月歌脸上就挂着了犹如往日的那般亲昵和善笑意。

    她冲过去,一把挽住贺霓歌的手臂,好似她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这般亲密。

    “姐姐,我可等你好一会儿,你终于来了!”

    贺月歌说着,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贺霓歌,暗自心生不满。

    贺霓歌穿着穿裁精细的黑色鱼尾裙,黑发如瀑布般垂下,衬得她肤色雪白通透,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

    逛个商场而已……竟然打扮的这么高调!

    还有些影响自己的计划……

    在外表上,贺月歌从来都是没办法和她相比的,从小,所有人都会夸奖贺霓歌生的娇俏,是个美人胚子。

    而随着她的成长,五官明艳程度也的确越来越动人,即便贺月歌花了很大的力气折腾,却也只把自己折腾成了现在这么一个还算气质的程度。

    贺月歌只能默默的挺着背,假装拥有着不输于贺霓歌的气质。

    “姐姐……既然咱们今天都到商场来了,你正好多给苏微岸买些东西吧?他这次也误会了,你心里肯定很不舒服……你就用这些东西向他赔礼道歉,让他原谅你?”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是吧姐姐?那我来帮你挑!正好我也逛逛……买些新衣服。”

    贺月歌那一看就是要让贺霓歌买单的样子,平日里贺家虽然给她们姐妹不少的零用,但贺月歌大手大脚惯了,还要在家里长辈面前装出一副勤俭节约的样子。

    自然是抓住机会就要让贺霓歌来替自己买单。

    看着贺月歌难掩兴奋的样子,贺霓歌嘴角轻轻扯了扯,眼底滑过意味深长的笑意。

    今天这一出,大概会很有意思。

    没隔多久,贺月歌已经让店员包了不少的衣服,她排场搞得很大,商场的经理都亲自来伺候。

    乌泱泱一堆人跟着,等着她们挑完之后结账。

    贺家是大名鼎鼎的珠宝集团,作为贺家的千金,她们倒也有这样的消费实力。

    衣服才刚刚挑完,贺霓歌余光就扫到了某个看起来风度翩翩、实则心思恶毒的人出现。

    苏微岸走来之后,像往常那般温柔一笑:“霓歌,你今天是特意找我出来要和我告白心意的吗……我实在太惊喜了!”

    贺霓歌眯了眯眼,还没做出反应,角落里就突然冒出了一堆媒体记者,长枪短炮对准了他们。

    “霓歌小姐,是要向苏少爷求婚吗?”

    “作为苏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苏少爷是打算和霓歌小姐定下婚事吗?”

    “贺霓歌小姐不是已经与池家家主有了婚约,你是打算抛弃池家家主,选择苏少爷吗?”

    在这些记者的追问之下,贺月歌迫不及待把贺霓歌往旁边一拉,笑意盈盈地对着镜头:“各位别着急,我来回答你们这个问题吧……我姐姐她的确是来向苏微岸求婚的!”

    记者更兴奋了。

    “一直以来,我姐姐她都不喜欢池斯祟……她终于是决定选择她的真爱了,苏微岸也会在今天向她表明心意……就让我们一起见证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好不好?”

    不远处。

    池斯祟的冷冷目光注视着这一切,掌心紧握成拳,表情越发的冰冷,可怖。

    旁边的秘书也忍不住抱怨:“霓歌小姐怎么这样……”

    池斯祟咬紧了牙关,心中火气几乎快要吞噬尽这世间万物。

    然而正当他要迈出脚步,走上前去之时,贺霓歌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做了一件让人惊掉下巴的事……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