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要离婚婆婆带我上综艺黎希雾裴荆州章节

    第二章

    和他离婚

    黎希雾撞见,裴荆州和那个身姿婀娜的女人搂在一起。

    她凝视片刻,悄无声息退回转角处站着。

    约莫一分多钟,高跟鞋的声音逐渐靠近。

    黎希雾佯作出走路的姿势,‘恰好’与那高跟鞋声音的主人碰上。

    四目相对。

    是楼下跟在裴荆州身边那个身姿婀娜的女人,也是刚才和裴荆州在过廊上搂抱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她长相很艳,气质很魅,但并不像那个白月光。

    黎希雾忽然想起这三年来,裴荆州身边只有她一个正宫。

    但黎希雾很清楚,他看似洁身自好不将就别的女人,其实是因为那些女人跟他的白月光长得不像。

    可如今,他身边开始有女人了……

    “你怎么走路的,挡我正面。”女人高傲的说。

    黎希雾侧让,女人见状十分满意,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摇曳离开。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电梯里,黎希雾这才整理好标准的状态,抬脚走过去。

    -

    门外,陈信骂骂咧咧的抬手抹掉脸颊上的口红。

    一转身,见黎希雾朝这边缓步走来。

    刚才在楼下,陈信怕耽误时间没敢和黎希雾多说话,这会儿见了黎希雾,立即上前来问道:“黎小姐,你来找裴先生?”

    黎希雾露出标准的微笑:“不是,我住这层。”

    陈信露出尴尬的笑,悻悻的让路。

    黎希雾刷卡回房,换了拖鞋,去盥洗室卸掉妆容洗澡,吃了一个苹果,调了一杯蜂蜜水,戴上发热眼罩,直接上床睡觉。

    大概是因为脑海里想太多事,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睡。

    她拿下发热眼罩,从床头柜摸过手机,点开闺蜜乔俏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和裴荆州要离婚了。]

    静等了几秒。

    手中的手机‘嗡’了声,是乔俏回了她消息。

    [方便接电话吗?]

    黎希雾回复:[嗯。]

    然后,乔俏一通电话直接打过来。

    黎希雾刚把手机贴在耳边,电话那边就传来乔俏噼里啪啦的问话:“要和裴荆州离婚了?律师找好了吗?律师可靠吗?裴荆州有没有说要分给你多少离婚财产?我这边有个朋友结交了一整个人律师团的人,要不要介绍给你?”

    黎希雾笑出声。

    不愧是闺蜜,不仅没有觉得突然,还立马想办法帮她争取最多的利益。

    乔俏说:“这样吧,我问你答。”

    黎希雾还没酝酿好怎么跟乔俏表达真是想法,现在乔俏展开了话题,她就顺势接上:“好。”

    电话那边的乔俏问:“你觉得裴荆州怎么样?”

    黎希雾回答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很厉害!!”

    乔俏无语了一阵继续说:“我是指,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黎希雾:“人也很厉害。”

    乔俏:“……”

    乔俏的思路被黎希雾拉偏,她凝噎了几秒,继续说道:“你嫁给裴荆州三年,过贵妇生活,还顺便搞了一搞事业,抛开夫妻这层关系,就当他裴荆州是你的金主,这金主宠你还舍得给你砸钱,现如今突然就要离婚了,想想确实很舍不得。”

    这话简直戳中了黎希雾的心尖尖:“嗯。”

    乔俏把现在存在的问题摊开了点明:“不过你这是协议结婚,离婚财产可能搞不了多少,只能尽量想办法多搞一笔离婚财产。”

    提起离婚财产,乔俏比黎希雾还长吁短叹:“正常结婚没啥事,可协议结婚这就是件难事了,想多拿一点离婚财产,等于从资本家身上刮油……”

    乔俏继续说,“裴荆州能在京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可不是吃素的,好聚好散虽然后路很稳,可谁不想从他身上捞一笔在离开?毕竟这随便捞一笔也够普通人生活大半辈子。这样吧,你等着,我帮你联系律师,看看有没有律师愿意接你和裴荆州的离婚案单子。”

    黎希雾想,试问整个京城,哪个律师敢接她和裴荆州的离婚案呢。

    这时,电话突然提示占线,黎希雾匆忙和乔俏说了句明天聊,然后结束和乔俏的通话,接了占线的这个电话。

    “裴先生?”她的声音一如既往,任何时候都很平稳。

    电话那边是裴荆州的声音:“到1822来。”

    黎希雾知道1822在哪,她隔壁。

    一些飘远的思绪被打断,她先应了声好,拢了拢睡袍趿着拖鞋就这么过去了。

    叩叩叩-

    她抬手敲门,门缝是虚掩着的,她直接推开进去。

    这一层的套房都一样,棕黑色商务风。

    黎希雾走进去,听到盥洗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应该是裴荆州在洗澡,她进来后在落地窗前安安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等裴荆州洗完澡。

    过了几分钟。

    水停了,裴荆州下半身围着浴巾走出来。

    他身形很高大,常年锻炼,身材各方面管理很优越,沟壑起伏的腹肌块块分明,这三年来黎希雾见过无数次,仍然会稀罕的多看几眼。

    视线慢慢往上,脖颈上方是棱角硬朗的轮廓,下颌坚竖,鼻梁如山峦,虽面无表情却气势如山海。

    时隔半月,彼此仿佛又成了陌生人,大概需要做一件畅汗淋漓的事情,才能恢复之前的熟悉。

    此时裴荆州站在床边,朝黎希雾揽了揽手。

    黎希雾走过去。

    裴荆州应该很想念她的身体,在她靠近时,他的手就立马探向了她腰间,钻进了睡袍……

    他掌心湿热,宽大,有力。

    很快禁锢了她的腰肢,将她揽入怀里。

    按照平常的流程,接下来要做什么,尽在不言中。

    黎希雾忽然喊道:“裴先生!”

    裴荆州垂眸看她。

    “我……”黎希雾身体有些发僵,这是抗拒的表现,裴荆州也发现了。

    “我没洗澡。”她撒了谎。

    刚才他的亲近,让她感到生理不适,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开始接受别的女人……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