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离她想官宣姜离商陆章节

    第二章

    第二章 车祸

    “官宣”两个字刺痛了姜离的眼。

    她又点回去那条微博往下翻了翻,清一色的祝福999“绝配”看的她心里发涨。

    这不是商陆第一次闹出绯闻了。

    超高的颜值让作为赛车手的商陆迅速出圈,随之而来的也有层出不穷的绯闻。

    不过每一次都是狗仔和营销号的捕风捉影,拿不出半点实锤的证据来,又加上商陆从未正面回应过,姜离便也就一直自欺欺人,装作视而不见。

    只是今天,一条接着一条“天作之合”的评论,让她觉得,她真的得和商陆有个了断了。

    她没有nt的癖好,更没有当第三者的想法。

    “联系公关,尽快把事情圆回来。至于宋姝,我记得当初签合同时,有一条合约是合同续存期间保持单身,她如果不想干了,让她自己来找我解约。”

    宋姝是正当红,但是华盛集团旗下也不缺她一个艺人。

    姜离顺手拉开车门,将猫包放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又去拉后车门。

    毛豆歪着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背,才跳上了车。

    “呜——”

    一脚油门踩下,卡宴飞驰而出。

    姜离在滨海路停了车,刚打开车门,毛豆便如脱了弓的箭,“咻”地窜得没了影儿。

    她便也将猫包抱了下来,顺便在海边选了处清净的地方,将起司酱放出来。

    起司酱还是臭着一张脸,半个眼神不吝给姜离,只管埋头追着小螃蟹跑。

    和它那不着调的主子一个样儿。

    虽说是黄昏,太阳还是很晒。姜离就顺便选了处遮阴台阶坐下,一边给律师发消息准备离婚协议,一边关注着这一猫一狗动静。

    以商陆浪起来就十天半月不着家的性子,离婚后起司酱是肯定是不能跟他的。

    但她自己也确实还有些怕猫。

    “沙沙沙。”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姜离循声看去,便见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站在她跟前。

    凤眸薄唇,斯文清隽,面上带着一副圆框金丝边眼镜,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长得高高的,皮肤很白,被日光暴晒过的小臂上却肌肉匀称分明。

    是当下很受女孩子喜欢的小奶狗长相,小狼狗身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姜离总觉得有些眼熟。

    “姐姐,我能不能和你借一下防晒霜和芦荟胶?”见姜离抬头看来,池郁瞬间红了耳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声音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姜离这才顺着他的目光注意到他短袖下一层皮肤上明显的一片红。

    她低头在包里翻找了找,也只能找到一支防晒霜,但是剩的不多了。

    “谢谢姐姐。”池郁笑得眉眼弯弯,在手心挤了点抹开,却一不小心挤多了,管里空空如也。

    池郁脸上的笑瞬间耷拉了下来,一脸歉疚地向姜离道歉:“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姜离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抬头便看见毛豆在海里扑了一身泥,正甩着尾巴风风火火就往她这边飞奔过来。

    “小心!”

    姜离连忙伸手去拉池郁,却捺不过毛豆力气大,一个纵身就将池郁扑倒在地,浑身的泥水将他的白衬衫蹭得不堪入目。

    “毛豆,下来!”

    姜离只觉得眉脚乱跳,抬手去扯毛豆的牵引绳。

    偏偏毛豆不懂得看人脸色,邀功一般冲她咧着大嘴,粗壮的尾巴一下一下抽在池郁的腿上。

    姜离:“……”

    她长吸一口气,伸手将毛豆从池郁身上扯开,起司酱又突然来凑热闹,歪着脑袋看了半晌,一爪子挠在了池郁的小臂上。

    血淋淋的爪印在白皙的皮肤上十分引人注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姜离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连忙拎起起司酱的后颈将它按回到猫包里。

    池郁唇色有些发白,踉踉跄跄起身,却险些摔一跟头,还是姜离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抱歉,我先送你去医院,你的衣服,我之后会赔给你。”

    池郁眼尾微微下垂,扯了扯唇角,一脸乖巧,“那就麻烦姐姐了。”

    倘若姜离此时抬头看一看,兴许还能看见他眸中一闪而过得逞的笑意。

    “不麻烦的。”

    一路上姜离脸色都不好看,肇事猫狗像是都察觉到了姜离身上的低气压,也都安安静静在后面呆着。

    医院人很多,远远就能看见一群记者模样的人,将正门围得水泄不通。

    姜离挂了号,扶着池郁进去。

    检查结果是左腿骨折,需要住院观察,还得再打针疫苗。

    姜离心里过意不去,便让人开了间VIP病房,然后又打电话让人送来些水果补品和衣服,一时间忙得焦头烂额,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的少年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背影。

    凤眸中情愫复杂,唇角被压得很低。

    池郁目送着姜离离开,脑中一遍遍想着方才系统同他说的话:【恭喜您,宿主,当前攻略好感度0.01%】

    0.01%,她这么难以攻略的吗?

    这个任务,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呢。

    姜离从律师所拿了离婚协议回到家里时,天已经黑了一大半,家里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商陆还没回来。

    一猫一狗还有姜离这个人都饿得饥肠辘辘。

    她给毛豆和起司酱分别填了一点粮,自己却叼着一片三明治蹲坐在沙发上看着离婚协议。

    条款都没什么问题。

    她净身出户,房子车子都不要,只要这一猫一狗,想必这也是商陆愿意看到的。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离婚后,没了商家的支撑,她要怎么避免被姜家那些老狐狸反扑?

    自从她从她那个负心却终于遭了报应的爹手中接过华盛集团之后,姜家那些老狐狸看她就像饿狠了的野狗看一只叼着刚出炉的骨头的小狗一样,随时准备将华盛集团从她手中夺走。

    三年来,若非有商家做支撑,她兴许早就垮了。

    但她不能垮,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她要将华盛集团紧紧地握在自己手中。

    “砰砰砰!”

    她看得出神,却突然听见一阵猛烈的拍门声。

    又急又快,伴随着一阵叫骂声,“姜离,你给我滚出来!”

    是刘淑,姜离的二叔母。

    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说曹操曹操到。

    姜离将离婚协议塞进抽屉里,蹬着拖鞋去开门。

    “啪!”

    刺鼻而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而来,紧接着一耳光来的毫无防备。

    姜离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脸上一闪而过怔愣,很快又被平静取代。

    白皙的面颊上高高肿起一片,身后毛豆突然赶了过来,冲着来人龇牙咧嘴“汪汪汪”地叫着。

    姜离生怕白天里的惨案再现,连忙弯腰按着它的脑袋将它推回家里,反手“咔哒”锁了门。

    “呵,对条畜生你倒是挺上心的!”刘淑双手环在胸前,脸上怒气腾腾,张口就是阴阳怪气,“你老公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倒还有心思管一条狗?”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