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替身男主哪有坏心思姜离商陆章节

    第十章

    第十章 姜总威武

    姜离推门而进时,包厢中只剩下一个空余的座位,毫无疑问,是留给去登记的裴行言的。

    一群人谈谈笑笑,笑得不可开交。

    突然有人抬头向门口看去,神色鄙夷地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仍旧故意让所有人都听到:“看,姜大美人进来了,还不给人家让个座儿?”

    她旁边的女人捂着鼻子故作夸张地咧着嘴笑道:“那我可不敢,人家大美人现在攀上高枝儿了,哪看得上我们这些老同学让座。”

    刘伟在李薇那里讨好了半天却碰了个冷墙,当下心情并不太好,抬头顺着众人的目光就看到站在门口准备关门的姜离,肥壮的大手在自己的下巴上抹了一把。

    他挤眉弄眼地说:“不过你还别说,姜大美人就是结了婚,也是别有一番味道,果然还是被开发得好。”

    在座的都不是初出茅庐一无所知的小屁孩儿,当下都听出来他在拿姜离开黄腔。

    有脸皮薄的女生脸上一红,默默退出了聊天。

    但更多还是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应,笑呵呵附和着这群男人打黄腔。

    “咱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开了多高的价格才买下来咱们姜大美人这颗芳心,但不得不说,确实挺值。”

    “姜大美人看着气血不足,估计夜里没少辛苦,这老板娘当得,确实不容易。”

    一群男人心领会神地笑开来,若有所指地甩了甩食指,指向方才说话的戴着眼镜看着一脸正经的男人,“还是你小子眼光独……卧槽!姜离,你发什么疯?”

    话还没说完,姜离就踩着高跟鞋走到他们跟前,神色淡淡地随手拿起一杯水往他们身上泼了上去。

    杯子里装的是冰水,里面的冰块还没有完全化开,被姜离这么一泼,连冰带水全都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首当其冲,被泼到的面积最大,却因为眼镜被冰块砸到了地上,身边的同伴起身闪躲的时候,不偏不倚正踩在上面,“嘎嚓”一声,镜片四分五裂。

    眼镜男眯着眼猫着腰在地上摸了半天只摸到一副扭曲了的镜框,登时气得站起来,手指着面前骂道:“你特娘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快去治,别他娘在这里发疯!”

    被少量水泼到的人见状,也理直气壮地围了上来,怒目横冲地将她围在正当中。

    “你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老子就动不了你了?”刘伟一手撸起袖子,露出一胳膊的肥肉,单手握拳将大拇指在自己胸前指了指,“你他娘出去打听打听华凯的太子爷,区区一个迪圣特,老子动动手就能让它破产,老子是给你脸了让你敢拿水泼老子?”

    “华凯?就是最近那个要并到华盛旗下的华凯吗?”有人惊呼道,“要是搭上华盛这个顺风车,这市值还不得蹭蹭往上涨?”

    “啧啧啧,咱们班果然一个个都是大神,深藏不漏的!”

    姜离将杯子放回到桌上,刘伟身后已经围上来一群人,因为事不关己,所以都只是冷眼看着,和刚才在走廊里时一样,没一个人肯上来施以援手。

    而她自己则被一群男人就近团团围得密不透风,男人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烟酒混杂的臭气熏得她下意识皱了皱眉。

    “老子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等华凯并到华盛旗下后,老子端了你的饭碗。”

    刘伟却以为她是怕了,得意地环视了一圈,众人对自己身份的惊讶,以及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崇拜,令他心头的得意更甚。

    方才和其余人在闲聊的过程中,刘伟也了解到姜离目前在华盛上班,不怀好意的眼神色眯眯地在姜离身上游走,“要么,等华凯并到华盛旗下,乖乖站在那儿,让老子泼回来。”

    说着,他扬了扬手,方才那个眼镜男立刻殷勤地将一壶水推到他手边。

    刘伟也知道不能把事儿闹得太过分,但该给姜离的教训还是要给,因此摸了摸水杯滚烫的边缘,又皱着眉让眼镜男把另一头装着冰块的冰水拿过来。

    满满一壶,移动时还能听见冰块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倘若就这样全部泼到姜离身上,她身上的白T恤准会因此紧贴在身上,显露出里面衣物的痕迹。

    刘伟这样说,无疑是想让姜离当众下不来台。

    一时间气氛僵持不下,姜离语气淡淡:“你尽管去华盛,能让我离职试试。”

    “呦呵,果然是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刘伟故作惊讶地嘲讽道,撸起袖子就往姜离身前凑。

    李薇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原来是刘总,你也别生气,姜离这人不会说话,冒冒失失的,你就当她是个屁,给放了就得了。”

    “薇薇啊,还是你贴心。”刘伟色眯眯地在她脸上逡巡了一圈,肥腻的大手猛然落在她的腰上。

    李薇脸色一变,心里一阵犯恶心,尤其是一低头就能看见刘伟那张长满红疙瘩的比月球表面还要坑洼不平的脸,胃里一阵翻滚。

    她想不着痕迹地躲开。

    但刘伟是个人精,早就看穿了她的动作,大手不安分地在她的后腰上摩挲,又向上滑向脊背沟,不让她躲开。

    “按理来说,你的面子我是应该给的,但是你刚才也看见了,是她自己不讲同学情分泼人在先的,我要是不生气,是不是就太对不起于和了?”

    于和就是那个戴眼镜的男人。

    “您说的确实对,但是我们今天是为裴神接风的,闹得太难看也不好。”李薇脸上赔着笑,抬头给余好使了个眼色,想让她出去叫人过来。

    但余好早被刘伟撂下的狠话吓得待在原地,根本没看见她递过来的眼神,哪怕是看见了,也反应不过来她的意思。

    “都先别生气,裴神快回来了,我们先过去坐。”

    李薇心里恨铁不成钢,脸上却撑着笑和他周旋,由着刘伟的大手在自己的后背上游走,只希望裴行言能赶紧回来,替她解围。

    突然有人一个黑影闪过,两步上前来。

    一只冰凉但有力的手一把扯住她的手腕用力将她拉到身后,然后一道黑影在空中一闪而过,安静的包厢中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是姜离。

    姜离一巴掌甩到了刘伟脸上,后者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肥胖的脸上猛然多了一个红肿的手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还手,下腹上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

    刘伟身形不稳,又加上地板光滑,身后的转椅被他撞得一划,勾着他的衣角“嘭”地摔倒在地,将他摔了个底朝天。

    他挣扎着想站起身,却感到双腿之间压着一个东西,疼得他五脏六腑一阵痉挛,额头直冒冷汗。

    抬头一看,原来还是姜离。

    她抬着一只脚,红底高跟鞋尖锐的鞋跟踩在他的那东西上,神色清冷,眸光淡淡,此刻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紧抿着唇不发一言,宛若有一尊不讲情面的杀神,藏在她瘦削的身体里。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