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级大佬真的不想当绿茶了温茉言霜非臣章节

    第十章

    第十章:回答三个问题

    面前这家伙是在讲冷笑话吗?

    然而在场众人,除了温茉言以外,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是个笑话。

    院子里的侍卫当即就要转身离去,看样子真的打算把床搬过来。

    温茉言见状急忙开口:“不不不,不用如此麻烦!”

    天啊,她在霜非臣面前已经够矫情的了,眼下还没嫁过来,就把床搬过来,岂不是惹人厌恶。

    温茉言看向青岳,开口重复:“真的不必麻烦了,左右王爷问话之后就会送我回去是不是?”

    青岳摇头道:“王爷的心意,属下不敢揣摩。”

    温茉言抿着嘴,满眼无奈的看着面前这块木头。

    下人随主子,真是一点也不差,都是一副冰块脸。

    温茉言正欲转身回房间,忽然透过院门看到一个身穿蓝衣的公子走过去。

    那人经过院门的时候,下意识朝里面看了一眼,刚好与温茉言撞了个四目相对。

    那人先是微微一怔,随后礼貌的点点头,最后跟随王府下人阔步离去

    温茉言看向青岳,开口问道:“侍卫大哥,刚刚走过去那个公子是何人?”

    青岳没有隐瞒,坦率回道:“那是武丞相府上的四公子,武玄业。”

    “武玄业……”温茉言在口中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

    她没记错的话,在原著中,武玄业是湘王霜元星的伴读,二人自幼一起长大,情谊深厚,

    殊不知霜元星性格爽朗,生性善良,可武玄业却城府极深,一直利用霜元星,来接近霜非臣,暗中调查霜非臣的一举一动,最后还因为江南盐务的事情,陷害了霜元星。

    让霜元星落得一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太子霜元修登基称帝之后,第一个杀的,就是霜元星,罪名是贪墨渎职,数额重大。

    也正是霜元星死后,霜非臣才不再隐忍退让,奋起反抗。

    霜非臣反抗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太子安插在他后院的……温茉言。

    想到原著中自己死了,温茉言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脊背发寒。

    青岳见温茉言脸色不好,开口劝说道:“三小姐还是到房间里面等吧。”

    温茉言摇摇头,岔开话题道:“这么晚了,武玄业来秦王府做什么?”

    青岳摇头道:“属下不能说。”

    温茉言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家伙也太老实了吧,就说不知道不行吗?直接说“不能说”,这让她多尴尬。

    行吧,不能说就不说吧。

    温茉言转身准备走进房间,忽然身后响起其他侍卫的声音:“王爷!”

    青岳也转身看向院门口,发现霜非臣和霜元星走进来,青岳连忙开口:“参见王爷,见过湘王殿下。”

    霜元星咧嘴一笑,开口道:“不必多礼,你们这聊什么呢?”

    不等温茉言回应,青岳便回应道:“温三小姐向属下询问,武家四公子为何深夜造访。”

    一句话,瞬间让霜非臣和霜元星都拧紧了眉。

    二人齐刷刷看向温茉言,眼中都是戒备和探究。

    温茉言露出一个苦笑,开口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王爷,您可算回来了,言儿等你等的好苦噢……”

    啪!

    一声脆响,温茉言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那声音大的,就好像抽了自己一嘴巴似的。

    霜非臣和霜元星又齐齐蹙眉,这次二人眼中露出的是嫌弃。

    霜元星凑近霜非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七哥,艳福不浅啊!”

    霜非臣脸色微沉,开口道:“玄业来找你,你去看看他吧。”

    霜元星嘿嘿一笑:“好嘞,小弟不打扰七哥的好事了,就是不知道……这愚蠢会不会通过肢体接触传染啊!七哥你可悠着点,别给那蠢丫头,占了你的便宜。”

    霜非臣一个眼刀甩过去,霜元星急忙转身离去。

    霜非臣则阔步走进房间,眼看温茉言没跟进来,霜非臣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进来,把门关上!别让本王说第二次!”

    温茉言无奈的叹口气,乖顺的走近房间,却没有关上门。

    门口的侍卫青岳见状,伸手将门带上。

    温茉言嘴角抽搐,口中腹诽道:“要不要这么贴心?”

    “你说什么?”霜非臣蹙眉看向温茉言。

    温茉言深深低着头,不看霜非臣一眼,开口回道:“我说时辰不早了,王爷要不要早点休息,我……我也先回去了。”

    霜非臣皱眉道:“抬起头!”这女人老低着头做什么?一副心虚的模样!

    温茉言不想抬头,她实在不想看霜非臣。

    然而霜非臣却用力拍了一下桌面!

    砰!

    一声脆响,吓得温茉言一个激灵,下意识抬头看向眼前人。

    霜非臣看到她像个受惊的兔子一般,并没有对她放下戒备,反而愈发觉得这个女人……太会演戏了。

    明明刚刚珍馐楼那般八面玲珑,眼下又怎么变得如此小家子气。

    这分明就是装柔弱,给他看呢!

    “呵!”霜非臣嗤笑一声,语气不善的说道:“温茉言,你心里在盘算什么,本王很清楚。在本王这里,用心计,不如没心机,懂么?”

    温茉言无奈的摇头,她怎么觉得霜非臣一点也不清楚,她在盘算什么呢。

    霜非臣拿起桌面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他呷了一口茶水之后,开口问道:“本王问你三个问题,你如实回答,答完就送你回去,如何?”

    如何?她有的选择吗?

    温茉言再次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开口道:“王爷请问。”

    霜非臣想了想,开口道:“第一,你如何知道,降温可以令本王苏醒?”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