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政王你也重生啦楚华容轩辕珏章节

    第二章

    第2章 楚大小姐

    梁萧眯起眼,“你是谁?”

    听到梁萧的问话,来人脸色立时拉了下来,张扬如火的眉眼倒竖,咬牙切齿道:“楚华容,你竟敢不认识本皇子?”

    “不说算了。”

    梁萧扫了来人一眼,将手中剑随手一扔,跨过横陈狼尸,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走去,步伐沉稳迅速,期间只在第一头狼尸旁停顿了下,便不曾再犹豫过。

    “小姐——”

    这一番逆转,直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惊叹、疑惑、震撼的情绪连番上演,连楚华容之前的几个婢子也不例外。

    青衣婢女目瞪口呆,在看到楚华容往四皇子的方向走去时,适才缓神,赶紧喊了一声,小跑上前:“小姐,您没事真的太好了,今日事多,陆小姐在,四皇子怕是没时间理您了,先回去好吗?”

    梁萧没回话。只是没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稍稍放低了心中的戒备,面色平静如平湖,实则心里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被对手的最新型的轰炸机夹道欢迎,她的身体,粉身碎骨都嫌轻了,绝无活命的可能。那么现在的情况是……

    借尸还魂?

    一旁的青衣婢女还在着急劝慰:“小姐,您的裙带都沾了血,不干净,不吉利,有损小姐的姿容,小姐先回去梳洗一番可好?”

    梁萧睨了眼叽叽喳喳的女人,陆小姐?四皇子?

    “回去。”

    梁萧生冷地打断想要继续劝说的人。她走这个方向是冲着前方的马车去的,本就是要回去,为何极力劝阻,难道前方道路上有她见不得的人?

    婢女听言,勉强压下了惴惴不安的心,跟在后面,两名武婢紧随其后。

    眼看着与众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婢女的心又吊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家一眼,不知道小姐见四皇子,会不会像之前一样扑过去,紧追着不放。

    却不知,她的担忧完全没有必要。

    梁萧目不斜视地从面色各异的众人眼前走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绝色的姿容不复之前卑微黯然,而是鲜活明丽,意气风发,带着一股坚韧的劲头。步履干脆沉稳,蓝色纱裙的一角随着步伐的走动,微微掀起一角,却又迅速压下。

    在看到十多辆尊贵不一的马车时,梁萧似是脱力一般,险些踉跄跌倒,一旁跟随的婢女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将她往自家府上马车逗留的方向上带,两人半倚半靠着前行。

    “那是楚家楚大小姐,我没看错吧?”

    “不是说楚小姐不学无术,飞扬跋扈吗?”

    “是啊,刚才那一番打斗真是精彩,有这么高强的武艺,怎么能说是不学无术呢?”

    “想来不知廉耻是真,只这不学无术,有待商榷。”

    “不对啊,没听说楚小姐会武功啊……”

    回过神的几个公子小姐,渐渐交谈起来。梁萧放慢脚步,婢女只以为她当真气竭无力,也跟着慢了下来。

    上了马车,梁萧推开飞荷的手臂,自发寻了个位置坐下,那沉稳的样子,哪有一丝脱力的迹象?

    之前拍手称赞的七皇子,嗖的一声,又掠回四皇子身边,饶有兴趣道:“四皇兄,楚大小姐发脾气了啊,刚才走过时,瞧都没瞧你一眼。”

    四皇子瞥了幸灾乐祸的人,思及女子刚才漠然洒脱的面容,冰冷俊美的表情微紧,压下心底的异样,冷声道:“求之不得。”

    说完低头,看着被眼前血腥场景吓得不轻的陆雨笙,捂住她的眼,嗓音依旧冰冷,却隐隐夹杂了丝暖意,“笙儿莫怕。”

    “嗯,笙儿不怕。”

    明明还在害怕颤抖,却仍旧柔顺地应话。

    七皇子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个圈,最终选择无趣地撇唇,漠视。亏他以为陆雨笙是个善茬,没想到也是个表里不一的。鼻间溢出一声冷哼,他飞身上马,不多时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然后是四皇子和陆雨笙。

    曲终人散,几位主角离开了,十几位公子小姐也纷纷上车,木轴滚轮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齐齐朝城中驶去,到了人声鼎沸的大街,各自寒暄几句,便四下散开。

    而最先离开的马车里,梁萧靠坐着,闭眼凝神,拼接着听到的消息。

    楚华容,大小姐,不知廉耻,不学无术,飞扬跋扈,不会武功。

    梁萧拧起眉反思,刚才分明是一场人为的困兽斗,是泥人都有三分脾性。她发脾气一走了之也是正常。这一步,不会让人起疑。

    相信那青衣婢女是自己人,这一步,也走对了。

    至于不会武功,梁萧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光滑细嫩,眉头一皱,这一点,倒是难以圆糊过去。

    “小姐,府上到了。”

    飞荷躬身卷帘,随着纱帘的掀开,一扇正红朱漆大门映入眼帘,顶端悬着的黑色匾额,三个烫金的大字尤为惹眼。

    丞相府。

    梁萧紧皱的眉头松落,罢,能圆糊过则圆糊,不能就离开。不论在哪里,独立生活,对于曾经是佣兵首领的她,根本就是小儿科。

    依偎着青衣婢女进入府中,临湖水榭,曲廊回旋,不时有仆从穿梭其间。她所过之处,见者无不垂首问候,奴颜眉骨间,潜藏的却是淡淡的嘲讽和不屑。

    几经转折,入了一座名为华容轩的院子,踏过三四道坎门,终于瞧见貌似闺房的屋子。在青衣婢女疑惑的眼神中,梁萧愤然推开她的手,砰的一声,将自己锁在了房门里。

    “小姐——”

    飞荷一惊,待反应过来时,门已紧闭。

    不多时,房间传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伴随着婢女熟悉的怒斥:“闭嘴,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许进来!”

    梁萧嘴角冷冷的勾起,飞扬跋扈,谁不会?

    飞荷猛地闭上嘴巴,暗想,果然,小姐又是躲回房间发脾气了,只是心里却忍不住疑惑,小姐何时有了那般高超的身手?

    日薄西山。

    屋子里的碎玉声渐渐停歇了下来,飞荷等几名侍婢端着晚膳在房前等候,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敲门。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