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爷日夜献吻江筱容止行章节

    第三章

    第3章:身败名裂?

    包厢的房门关上的一瞬,容止行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维持不住了,薄唇紧抿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厌恶之色。

    “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

    江筱一头雾水,细长的眉毛紧皱起来。“容止行,你这是什么意思?阿辞对我很好啊。”

    “对你好会两千万就把你卖给我了?”

    容止行满腹的鄙夷,扬声开口时有意强调了“两千万”这个数目,语气中是浓浓的不屑。江辞那副一丝不苟的清俊外貌在他眼里也成了欺骗江筱的恶劣伪装。

    “不是你叫我进来的吗?”江筱的眉头几乎要皱成一个“川”字,“是阿辞跟我说你有话和我说我才来的啊!”

    “我……”

    容止行一时语塞,心头愈发烦躁,双手插在口袋里来回地走了两圈,江筱看的眼晕赶紧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容止行,你叫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说阿辞的坏话的吧?”

    阿辞?还说坏话?

    这会儿不只是语塞了,容止行觉得自己心口的水阀都被江筱堵死了,憋得他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他深呼吸了几次才平复下心情,“你就这么喜欢被他包养?!”

    几个字落地有声,江筱不顾容止行一脸的诧异,缓缓松开了紧抓着他的手。恍然醒悟的容止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伸手要来抓住江筱的手,却被一把甩开了。

    “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包养两个字着实刺伤了江筱的自尊,任谁与这两个字扯上关系都不会心情好吧?!

    “筱筱……”江筱一脸抗拒和受伤的模样着实让容止行心口一滞,心头肉像是被蚂蚁啃食一般传来一阵细密酥麻的疼,但是分明有那张照片在,这是证据确凿的事。他终究是轻叹了一口气,将心底的愠怒都按耐下去。“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江辞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你还在污蔑阿辞!”

    提到江辞的名字,江筱立刻扬声打断了容止行的话。漂亮狐狸眼中水波流转,眼眶通红。她声音微微发颤,却每一个字都让容止行哑口无言。“你走了那么久……十三年里你才和我说过几句话?电话也没有、视频也没有,现在突然冒出来!还说了这么多奇怪的话!你凭什么啊你!你又不是我亲哥哥!我们没有法律援助关系,凭什么管我跟谁在一起!”

    说完江筱猛地挣开容止行伸来几欲挽留的手,容止行想追出去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在国外打拼的这些年,忽略了对筱筱的照料和关怀竟然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低沉的男声看着女孩儿落荒而逃的背影薄唇紧抿成一条绷直的线,他沉思片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有件事要你去做。”

    【筱筱,我不该那么说你。你明天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向你道歉。】

    咖啡厅里醇厚的咖啡香气氤氲,江筱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小脸紧皱成一团。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坐在她对面,殷勤地替她在咖啡里加上方糖和牛奶。

    “怎么了筱筱?”

    “还不是容止行,昨天居然说我被阿辞包养了。我现在不想理他!”昨天的事着实是把江筱惹毛了,她反复想着容止行说的那几句话就越发生气。

    “哎哟我的小祖宗!”女人一听哭笑不得地捏捏江筱鼓起的脸蛋,“像我这样走在路上都没人认识的十八线女明星,哪个不想和你家阿辞勾搭上啊!他看你们两个在一起,肯定会误会你啊!”

    “说得也是……”江筱双手捧着小脸不得不承认亲爹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苦着脸把手机递给女人看,小嘴不停地唉声叹气,“容止行说要请我吃饭跟我道歉。佳妮,你说我要不要去啊?”

    沈佳妮看着短信来源上的“容止行”三个字,眼底闪过一抹嫉恨的光。

    “筱筱你去吧,他对你这么好,肯定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

    “说得也是。”

    江筱已经打定主意,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双倍加糖的咖啡。

    帝都国际酒店。

    观景台一层的高级餐厅窗外隐约可见云层,盈满的月色正好,在地上落下一地银霜。

    这一层的餐厅人并不多,每一桌都距离很远,给客人留足了私人空间。衣着光线的客人们低声谈笑,丝毫没有影响坐在玻璃幕墙边的江筱和容止行。

    江筱一身月白色的丝绸小礼裙,裙摆如玫瑰花瓣一样层层叠叠地包裹着纤长的双腿,她正往嘴里送着一颗鲜红的草莓,水果慕斯口味细腻,淡粉的表层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增。

    “谢谢容止行!”

    草莓的汁液留在樱红水润唇瓣上,亮晶晶的像是粉红的果冻一般教人心动不已,容止行眉梢微挑,不易察觉地干咽了一口,他连忙喝了口红酒将心底的火焰浇熄。“跟我还要道谢?”

    “可是容止行你离开这么久了嘛,应该要礼貌啊。阿辞教我的。”

    江筱咬着银叉舔掉了上面沾着的奶油,眉目流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无端端地又提起江辞,容止行原本好转的心情又被搅成了一滩浑水。

    好啊,好你个江辞,真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让筱筱如此念念不忘。但是……

    手机叮咚传来一条讯息,【任务完成,B4110】。容止行瞥了一眼心情大好的摁灭了手机。

    “确定江辞在B4110吧!”

    几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匆匆走过,小声地说着话,手里清一色地拿着相机。

    “确定啊!消息属实。”

    江筱蹙着眉,阿辞也在这里?这些狗仔又得到什么消息了?

    江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容止行:“容止行,我有点不放心,我想去看看。”

    得到容止行的同意,她连桌上的草莓慕斯也不顾了就要站起来,拉着容止行就要走。容止行只觉得这个笑容无比的刺眼,他抓住江筱的手腕,大步流星地往早已知晓的房间号走去。

    B4110房间。

    “嘭!”

    半遮半掩的房门哄然打开,一个尖利的女声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

    “啊!”

    大亮的灯光下,江辞衬衫被拉开露出大片的胸膛,脸上有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撑着头气喘吁吁地半靠在床边,眼底的愠色显而易见。他身边有一个女人摔倒在地上,衣着暴露酥胸半露,头发凌乱长发半掩,正伏在地上掩面哭泣。

    容止行抱着胳膊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等到看清楚两人的脸,江筱脸色一变,“阿辞?佳妮?你们怎么在这儿?”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