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夏天司马兰章节

    夏天摇头。

    他只知道大夏第一美女司马兰,天下美女排行榜上,她排第三。

    “嘿嘿嘿......”

    太子眼中冒出一股邪火:“九弟,你可真是书呆子。”

    “太子哥哥告诉你......天下第一美人叫做呼延朵儿,是天狼帝国的大公主。”

    “封地就在你的大荒州隔壁--天雕州。”

    “只要你到封地,估计就能看见她带兵杀入你领地的曼妙身姿。”

    夏天眼神一凝:“是吗?”

    “肯定!”

    太子一脸“拱火”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贱贱的:“九弟,每年冬天结束之后,天雕州的天狼大军都会杀入大荒州抢粮、抢人。”

    “只要你乖乖的坐在大荒州,就一定能见到那天下第一美人。”

    “传说中,这天下第一美女呼延朵儿不仅长得国色天香,美如天上仙女,还是天狼帝国排名前三的名将。”

    “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

    “若你被她抓去......嘿嘿嘿......九弟长得这么英俊,说不定就成驸马了!”

    “可以让她养着你呢!”

    太子想用大荒州之痛来刺激夏天。

    他瞟了瞟远处的司马兰吗,嫉妒在啃食着他的心。

    “呵呵呵......”

    夏天脸上笑容不变:“谢太子哥哥指点。”

    “等我去大荒州后,就将那天下第一美女呼延朵儿抓过来做通房丫鬟。”

    “九弟我定然不会坠了大夏皇族的威风。”

    这回答,出乎太子意料之外。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书呆子还真敢想。

    “九弟,如果你能抓到呼延朵儿做通房丫鬟,我就将太子府门前的石狮子吃掉!”

    “好!”

    夏天打蛇随棍上:“赌约成立!”

    “太子哥哥,我等你吃石狮子的那天!”

    太子被噎,无话可说。

    “咳咳咳......”

    夏天却一脸关心的问:“太子哥哥,那天你在雪地里吓尿后......没有落下什么病根吧?”

    这是夏天的反击!

    哪壶不开提哪壶!

    打人就打脸!

    果然。

    “轰......”

    太子闻言心态炸裂,双目中满是凶光,死死的盯着夏天,宛若盯着不共戴天的仇人。

    如果眼光能杀人,夏天之身早就千疮百孔,人流血而亡了!

    太子脸沉如墨,阴森森的道:“不劳荒亲王关心,本太子身体强壮得很!”

    夏天一脸欣慰状:“那就好!”

    “不过,你和几个皇嫂辛勤耕耘这么多年,却生不出一儿半女......你是不是身体不行啊?”

    “你......”

    太子双拳紧握,脖子上青筋直冒,鼻孔里喷火,愤怒得想原地爆炸!

    不,拔剑在夏天身上捅出九九八十一个血窟窿。

    先捅后杀!

    再捅再杀!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太子内心在疯狂咆哮!

    他已经三十岁,拥有太子妃和两个侧妃,但却没有孩子。

    这是太子心中之痛。

    城门前。

    忽然间,连风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太子愤怒的急促喘息声。

    城门洞中。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里面。

    马车中,坐着一个俊逸的中年男子。

    他静静听着太子与夏天的对话,眼中神色复杂,口中喃喃的道:“原来你是这样的九皇子啊!”

    “难怪兰儿对你产生了好奇!”

    “太子这秉性......难成大器!”

    此人正是左丞相司马剑:“小斧,出去送小姐吧!”

    “是!”

    身材魁梧的车夫驾驶马车缓缓走出城门,停在太子座驾旁边。

    司马剑跳下马车,拱手行礼:“司马剑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僵硬的脸色一缓,强笑道:“左丞相免礼!”

    “你也是来为荒亲王送行?”

    “是!”

    司马剑举止潇洒,笑容灿烂:“皇帝陛下昨夜下旨,将小女司马兰赐婚荒亲王,小臣身为人父,自当来送他们一程!”

    “太子殿下以为可否?”

    昨夜。

    满朝文武都知道九皇子差点跪死在雪地。

    紧接着,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皇帝为荒州王赐婚司马兰!

    左丞相司马剑在朝堂上权势滔天,就连太子都在费力拉拢,还放出风......想娶司马府两女。

    若他能够娶到司马梅和司马兰,得到司马家的支持,太子之位就固若金汤,无人可动摇。

    但是,皇帝偏偏将司马兰赐婚夏天,这出乎朝中文武百官的意料之外。

    一个个都在猜皇帝的心意。

    司马剑却看得很通透!

    皇帝给了他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暗中杀掉夏天,借他的手中刀杀人。

    若他如此选择,杀皇子之事......就是捏在皇帝手中的小辫子,只要皇帝需要,随时可用此事灭他司马家。

    从此以后,他只能忠于皇帝。

    第二个选择是让司马兰跟夏天走。

    若是这样,司马家联姻最不可能坐上太子位的夏天,不可能再支持太子,也不会让太子坐大。

    司马家也会老老实实的为皇帝卖命。

    对于皇帝来说,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无论司马家的选择是什么?

    皇帝都是赢家!

    此时。

    太子一脸讨好之色:“司马丞相送女远行,乃是人之常情,当然可以。”

    不过。

    他还是忍不住挑拨:“但是,大荒州乃是蛮荒凶险之地,左丞相真要将司马兰小姐送入那险地中?”

    “呵呵呵......”

    司马剑淡淡一笑,一推了事:“有劳太子挂念!”

    “是皇帝陛下亲自赐婚,并下旨同行,若是小臣阻挡,那可就是抗旨了!”

    “若是如此,恐怕小臣的人头不保啊!”

    太子脸色尴尬:“当然不能抗旨!”

    “当然不能!”

    这时。

    夏天才拱手行礼:“小王见过左丞相。”

    司马剑连忙还礼:“哪有亲王先给小臣行礼的......小臣参见荒亲王。”

    “请荒亲王应允我与兰儿告别。”

    夏天欣然应允:“左丞相请!”

    司马剑举步向司马兰走去,父女两人互相叮嘱,一派父慈女孝的做派。

    这时。

    太子黑着脸进入马车,冷冷的道:“本宫今日就送到这里,荒亲王一路走好!”

    “走!”

    “驾......”

    车夫调转马头,回城而去。

    夏天恭敬对马车行礼:“臣弟恭送太子哥哥,替我向三位皇嫂问好!”

    “愿太子哥哥早日做父亲!”

    “儿女成群!”

    城门洞中。

    “噗......”

    太子郁结在胸中之血再也控制不住,喉咙一甜,喷在马车内,压抑的吼道:“夏美人!”

    一个曼妙的黑色身影出现在车窗外,声音轻柔婉转,宛若黄鹂说人言:“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太子面目狰狞:“杀了他!”

    “立即杀了他!”

    曼妙身影一愣:“太子,若是立即动手......那我们之前的计划作废?”

    “作废!”

    太子拔剑挥舞,咬牙切齿的道:“本太子一刻都不能等了!只想他以最快的速度去阴曹地府!”

    曼妙身影有些为难的答应了!

    “是!”

    “我马上重新制定刺杀计划!”

    片刻后,太子马车驶出昏暗的城门洞。

    车窗外并无人影。

    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是幻觉。

    另一边。

    城门前。

    司马剑还是忍不住问:“王爷,你为何一定要激怒太子?”

    夏天一脸谦恭:“司马叔叔,不要叫得如此生疏,直接叫我贤婿就好!”

    司马兰满脸娇羞,娇媚的瞪了夏天一眼。

    司马剑一愣:“贤婿?”

    夏天反问:“难道不是这样叫?”

    司马剑脸色不变,坦率直言:“若是王爷能够活着入主大荒州,小臣一定遵命!”

    “不过,本相想知道......你为何要激怒太子?”

    夏天淡淡一笑:“太子一定在本王去大荒州之路上,布置好了杀我的手段。”

    “若是能激怒于他,让他忍不住自乱阵脚的话......对我最为有利。”

    “哈哈哈......”

    司马剑摸着额下三缕胡须,一脸欣赏之色:“看来王爷不仅知兵、懂兵。”

    “还深谙兵法。”

    “现在,小臣与王爷打个赌......如果王爷能够在开春后击退天狼大军,立足大荒州,司马家将尽全力辅助王爷。”

    夏天欣然应下:“谢司马叔叔!”

    司马剑不再抗拒这个称呼:“王爷,等你在大荒州站稳脚跟后,再言谢吧!”

    夏天拿出态度:“司马叔叔,就算没有你这个赌约,为了大荒州子民,我也要将那呼延朵儿打回去!”

    “我定会立足大荒州!”

    “好!”

    司马剑想了想,若有深意的问:“王爷,你的志向是什么?”

    夏天双手后背,仰首看着虚空,身形如剑,朗声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片大地上,有和华夏历史中一样的三皇五帝时期。

    有和华夏历史中一样的夏朝、商朝、周朝、春秋战国、秦朝时期。

    但在秦朝后,不是大汉朝,而是现在的大夏朝。

    大夏的文人喜欢诗词歌赋。

    但,却无华夏五千年那些传世佳作。

    论立志,这“四为”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司马剑和司马兰脑子里宛若被投下四颗核弹,震惊得魂海激荡。

    他的心好大,是要做圣人?

    还是想做皇帝?

    这时。

    司马剑眼中精光爆射:“好志向!”

    “王爷果然深藏不露!”

    他不再多说,只是叮嘱:“兰儿,好好帮助王爷入主大荒州。”

    “若是遇到困难,直接传信家中,为父自会安排。”

    司马兰惊醒过来:“是!”

    “父亲多保重!”

    司马剑颔首,叮嘱道:“王爷,兰儿就拜托王爷照顾了!”

    “祝王爷顺利入主大荒州!”

    “本相在帝都等您的好消息!”

    夏天拱手行礼:“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请司马叔叔静待佳音!”

    “我定会照顾好司马小姐,定不辜负司马家!”

    司马剑潇洒转身离去,眼望虚空,心潮澎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世人都看错九皇子了!”

    “好,我司马剑就在帝都看你在大荒州起风云......”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