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欲王爷太黏人阮青瑶君阡宸章节

    第5章

    他身穿墨色丝袍,戴着黑色面具。

    身材高大魁伟,气质矜贵清冷。

    看了一眼苏湛后,他就收回目光,继续盯着阮青瑶看。

    昨晚未归?

    联想到什么,他脸色一阵铁青,该死的女人!

    可惜昨晚他剧毒发作,视线模糊,根本就没能看清那女人的五官。

    只记得她左腰上有一粒血红色的朱砂痣。

    想起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君阡宸凤眸冷沉。

    如果阮青瑶真是昨晚那个女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捂着红肿的脸颊,阮青柔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撕了阮青瑶。

    但大庭广众之下,她还要维持好姐姐人设,所以没有还手,而是红着双眼,抖着肩膀,嘤嘤嘤地啜泣起来。

    君阡璃心疼坏了。

    他大步走到阮青瑶面前,伸手就想甩阮青瑶一巴掌,却被阮青瑶一把推开。

    原主天赋异禀,力气很大,武功极高。

    可惜,她被亲情爱情蒙蔽了双眼,任由一群武功远不如自己的人欺负。

    见君阡璃没能替自己出气,阮青柔在心中暗骂一句没用,然后一步三扭地走上前去。

    她一脸不赞同地望着阮青瑶,以一副为她好的口气说道:

    “瑶儿,璃哥哥是你未婚夫,夫为妻纲,我们做女人的,最重要的是顺从,夫君要打,怎能推开?”

    “原来姐姐也知道,他是我未婚夫。”

    阮青瑶似笑非笑地望着阮青柔:

    “可你们却成双成对,而且他还一心护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他的未婚妻呢。”

    见围观百姓交头接耳议论起来,阮青柔面容一僵。

    该死的阮青瑶,不是一向傻乎乎任由她欺负的吗?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起来?

    深吸一口气,她压下心中怒火,柔柔弱弱地道:

    “瑶儿你误会了,我们是因为找你才会凑到一块的。昨晚你到底去哪儿了?为何一夜不归?”

    阮青瑶红唇轻勾,满眼嘲讽: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找了我一晚上吗?可为何连我昨晚宿在我外祖父家都不知道?这很难想到吗?那你都去哪儿找了?青楼妓馆吗?你巴不得我在那是不是?”

    靠窗的座位上,君阡宸凤眸微眯,修长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

    她昨晚真的去了她外祖父家?

    那昨晚的女人......?

    见围观百姓议论纷纷,阮青柔连忙解释:

    “不是的,我以为,你与外祖家关系不好,不可能会去那......”

    阮青瑶冷声打断她:“现在知道了,可以滚了吗?”

    阮青柔气得脸色发白。

    她强忍住心中怒火,低声道:

    “瑶儿,母亲很担心你,随我回家好不好?”

    阮青瑶勾唇冷笑:

    “回去做什么?继续被你们割血吗?”

    割血?

    什么情况?

    众人全都瞪大了八卦眼。

    君阡璃冷冷地看了阮青瑶一眼,沉声道:

    “柔儿病了,需要喝你的血才能痊愈,你身为妹妹,救自己姐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怎么还委屈上了?”

    “庸医放个屁,你们就信了?敢不敢让宫里的御医给阮青柔诊脉?”阮青瑶一脸嘲讽。

    一听要请御医,阮青柔连忙双眼一闭,身子一软,假装晕倒。

    君阡璃急忙抱住她,沉声下令:

    “来人,将阮青瑶带回去!”

    十几个侍卫瞬间出现,将阮青瑶团团围住。

    谢家兄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阮青瑶面前,双双拔剑出鞘。

    “敢对本王拔剑,你们是要造反吗?”君阡璃一脸怒容。

    “不是。”谢淙不亢不卑地道,“瑶儿没犯法,就算你是王爷,也不能随便抓人。”

    “谁说本王是在抓人?”璃王睁眼说瞎话,“本王请自己未婚妻回家,不行吗?你敢阻拦,别怪本王不客气!”

    太**了!

    谢淙气得发抖,正想反驳,却见瑶儿扯了扯他的衣袖道:

    “他毕竟是王爷,得罪他没好处,我随他回去。”

    “可是......”谢蔓一脸不放心。

    “放心,我不会有事。”说完,她望着君阡璃道,“走吧。”

    假装晕倒埋在君阡璃怀中的阮青柔一脸得意。

    身份高贵又如何?长得好看又怎样?

    还不是沦为她的血奴,任由她践踏!

    “跟上。”

    君阡璃冷冷地看了阮青瑶一眼,然后拦腰抱起怀中的阮青柔,举步便走。

    而身为他未婚妻的阮青瑶,则被一群侍卫围在中间,像犯人一样被迫前行。

    “太过分了!”

    谢蔓气得直跺脚,急忙追上去。

    谢淙怕妹妹吃亏,也连忙跟上。

    阮青瑶顿住脚步,回头望向兄妹俩。

    凉风拂过,她乌发轻扬,红衣翻卷,姿容绝艳。

    “别让外祖父担心。”

    说完,她朝谢家兄妹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转身就走。

    望着阮青瑶离去的背影,君阡宸眸色一沉,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面的情况,随手往桌上扔下一锭银子,抬脚对着苏湛说道:“跟上。”

    “喂......”

    苏湛还想说什么,却见君阡宸大步朝着偏门走去,随即嘴巴一抿跟上。

    君阡璃抱着阮青柔坐上马车,打开车窗,居高临下地望着站在马车下的阮青瑶,目光冷傲:“上来。”

    阮青瑶唇角勾起一抹讥诮:

    “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可不敢与殿下共乘一辆马车!我又不是那柔弱不能自理的苍蝇专门贴着人!”

    “殿下该不会以为,人人都像阮青柔一样不要脸吗?她习惯了跟男人搂搂抱抱,与殿下共乘一辆马车当然没问题!可我不一样!我冰清玉洁!”

    阮青柔气得再也装不下去了!

    她睁开眼睛,假装刚刚醒来,一脸委屈道:

    “瑶儿你误会了!我刚刚晕过去了,璃哥哥没办法才抱我的,难道要我倒在地上你才高兴吗?”

    见阮青柔泪眼迷蒙,君阡璃心疼坏了。

    “阮青瑶,你怎么就这么恶毒?柔儿是你亲姐姐,你为什么总是见不得她好?”

    “恶毒?”阮青瑶嗤笑一声,“我喝你血了吗?”

    君阡宸一噎,咬着后槽牙问:“你想怎样?”

    阮青瑶道:“要么你出去,要么我出去。”

    阮青柔窝在君墨璃怀中,柔柔弱弱地道:

    “璃哥哥,我会被她欺负的,我害怕......”

    “害怕就对了,我可是会喝血的哦。”阮青瑶目光嘲讽。

    小说《禁欲王爷太黏人》 第5章 试读结束。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