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月欲晚之许明琬沈昭许明琬沈昭章节

    大婚第二日,青梅竹马的夫君跪在太后殿前求娶我新寡的长姐。

    我冷眼看着跪在暴雨中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男人不能要了。

    1

    我是太傅最小的孙女,因为长姐体弱母亲无暇顾我,所以我从小便养在祖母身边。

    祖母年轻时是有名的才女,所以我被养得知书达理。

    照理说,我该是这京都里最得意的贵女才是,可偏偏十四岁那年祖父祖母相继离世,从此我在这个家就好像个外人。

    长姐会撒娇争宠,且体弱多病,稍不顺意就会咯血。

    所以家里的宠爱都给了她。

    我时常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一家合乐,而我,经常夜里一个人在祖父祖母的屋子里发呆。

    我十六岁那年,十八岁的长姐终于出嫁了。

    母亲因为思念长姐大病一场,我便一边侍疾一边替她将府中事宜打理得干净利落。

    我以为长姐不在家,母亲终于会看到我。

    可当她大病初愈时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到底多硬的心肠?你长姐嫁到外城,你竟一点也不伤心?」

    我垂眸看碗里的药汤,不曾回应。

    可我为什么要因为她远嫁而伤心呢?

    我明明高兴还来不及。

    母亲见我这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心烦,便挥手让我出去。

    夜里,我听到她与父亲商量我的婚事。

    父亲说让我再留一年,可以陪陪她。

    可母亲拒绝,说我不在她反倒清净些。

    我祖母与当今太后是自幼的情分,所以我从小便指给了太后最宠爱的孙子,也就是当今九王爷沈霄。

    沈霄是皇后嫡子,同母兄长是太子,所以他从小便是个高贵且闲散的王爷。

    祖母订下这门婚事,估摸是想让我后半生无忧。

    沈霄性子淡漠,但对我还算少有的温柔。

    我曾以为他就是那样的性子,对我这样已经算是不错。

    可直到我们大婚前一日,我看到他站在长姐的院子外发呆,我才知道他不是淡漠,而是我从未入了他的心。

    长姐也是不幸,成婚不到半年夫君便染病过世。

    爹娘立刻去外城将人接了回来,当时她已有一个月的身孕。

    长姐回家之后,爹娘的重心又全都扑在她身上,便是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大婚的我,他们也不肯分出半分精力。

    我自己操持了所有,包括王府的喜房都是我亲自布置。

    有时我庆幸祖母教会了我这些,不然我一个人该怎么继续生活呢?

    我就说长姐不幸吧?

    不然也不会没了夫君,继而又没了孩子。

    可当我看到爹娘和沈霄全都爱她如命时,一时不知到底是她不幸,还是我不幸。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